同意地铁禁食不应成为一种习惯性正确

2020年04月02日 T T

    4月1日,交通运输部印发的《城市轨道交通客运组织与服务管理办法》正式施行,明确规定了进食、电子设备外放、推销营销活动、乞讨、卖艺等7类乘客不得影响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秩序的行为。地铁内是否可以进食在这一办法出台之初,引发过争议,新规正式施行,地铁内能否进食再次引起讨论。

    关于地铁内进食带来的纷争并不少见。检索互联网即可发现,“广州一女子在地铁车厢内吃刺激气味食物,反怼劝阻乘客”、“青岛地铁3号线,因游客吃东西引发骂战”,诸如此类的新闻并不鲜见。但也有媒体调查后发现,有受访者认可在某些条件下的地铁进食,比方说“如果吃东西,味道不要太大,高峰时段不要吃”。

    所以,列车内进食是否合理,不应简单被一纸文件规定死。然而,《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乘客不得有下列影响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秩序的行为:“……(五)在列车内进食(婴儿、病人除外)……”作为行政规章,“进食”这样的表述其实太过含糊,很容易造成轨道交通管理方的机械裁量。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列车内喝水是否算进食,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恐怕只会纠缠不清。

    因此,这样一个出台背景意在“推动提高城市交通服务质量,提升广大乘客出行满意度、获得感”的轨道交通管理办法,能否真正让广大乘客满意,则取决于有责部门能否对地铁内进食这一公众最为关切并且没有达成广泛共识的管理规定,作出更细致的政策解读,让所有乘客信服。

    尤其是大城市中依赖轨道交通通勤的上班族们,较长的通勤距离会使他们不太可能有时间吃早饭,在地铁内进食就成了无奈之举。对于这一部分群体的实际困难,是应该在行政规章制定时被考量的。一刀切的管理并不一定会有成效,也不利于相关政策的施行,国内多年来一直在推行地铁禁食但成效平平,就是一个值得反思行政强制管理地铁进食是否合适的切口。

    在此前的争论中,曾有观点认为在地铁内进食将会影响乘车安全,也有观点举例国外做法。但实际上,国外也并非完全禁止地铁内进食。纽约地铁拥有百年历史,2012年曾有议员提出一项法案,禁止在站台和地铁车厢进食,但纽约市地铁部门的主管带头反对,最终,该法案因为颇具争议且实施难度过大,并未获得通过。至于影响乘车安全,则并无权威科学论证支撑,高速动车组和民航客机都会担心老鼠等对交通工具电缆等撕咬,但从未因此而禁止乘客进食。

    进食是人类基本生理需求,应该受到照顾,尤其是那些每日长途奔波通勤的上班族更值得关照。所以,应该给列车内进食留点弹性空间。除了已标注的婴儿、病人外,有责部门其实可以更细化当前方案。比方说,允许乘客在列车内进食饮用水、没有特殊气味的饮料;不允许乘客在列车内进食韭菜盒子、肉包子、烧烤等有特殊气味及可能含木签等会伤及自身和他人的食物。一句话,规章可以禁止不必要的列车内进食,但应该适当为部分无奈进食群体留点余地。

    据光明日报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