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拜师学医 养活自己孝敬父母

2015年04月15日 T T

马统帅用自己原创的歌曲表达自己立志当医生的梦想

歌曲《我就要当医生》乐谱

▶他身患强直性脊柱炎,12年间靠着自学中医,基本控制了病情;他坚强乐观,学吉他开商店,立志养活自己;他的梦想是能够找到一个接纳他的中医老师,认认真真学习医术,从而救死扶伤。

▶他带着梦想,找到了帮女郎,缓缓叙述了他的故事……

□东方今报帮女郎刘羽/文记者张晓冬/图

在病床上待了一年之后,我自己买了一本中医书《医宗必读》,开始自己学中医、自己开方子、自己治病。

到现在,我看了70多本中医书,手抄了《伤寒论》,背下药材的性味归经、功能主治。

我想学医,想从医,我想用自己学到的中医去赚钱,去养活爸妈。

致未来中医老师的一封信

敬爱的中医老师:

我叫马统帅,今年31岁,河南许昌襄城县人。您可能不知道,我找您很久了。我是一个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的病人,但我更是一个自学中医的有志青年。

我基本功扎实

看了70多本中医书

2003年元旦刚过,还在高三教室里埋头读书,准备跟高考来一场血拼的我,突然腿疼,医院检查后,确认我患了强直性脊柱炎。当时我觉得,这些病痛应该都是暂时的,吃吃药、打打针,我就还能回学校继续备战高考。

可现实并非我想象的样子。我记不清是哪一天了,但我知道,那天医生刚给我打上青霉素的点滴,不过10分钟,我开始反胃。大概是药物过敏,医生给我换了药。之后,我的病情没有减轻,反而加重。我也再没去过学校。

直到2005年年初,钱花得不少,人也病得走不成路。在病床上待了一年之后,我自己买了一本中医书《医宗必读》,开始自己学中医、自己按摩、自己开方子、自己治病。那时候读的中医书大多都是文言文,我只能一边查字典,一边读。

后来,我的身体慢慢好了一些,我在村口开了一间小卖铺,房子很简陋,是用泥糊糊和石棉瓦盖的。那时候,和我要好的几个高中同学都在上大学。每到暑假,他们总是叫上我一起聚聚。

那一年,我在一个同学家见到了吉他,我回家央求妈妈,用两袋玉米卖的钱,买了第一把吉他。除了看中医书,我又多了件事儿——自学吉他。

没过多久,我的小卖铺边上新开了一家超市,我“失业”了。我那个时候有点绝望,我开始疯狂地看中医书,似乎我能在中医书里找到一丝希望,找到力量。到现在,我看了70多本中医书,手抄了《伤寒论》,背下药材的性味归经、功能主治,背会了多首汤头歌诀,看了不知道多少例医案。

我给自己治病基本控制病情

2011年,小卖铺关了,我开始在街边摆地摊,在小摊边上我竖了个牌子,上头写着“中医免费咨询”。这也算是对我看中医、自学中医的“社会实践”。当时很多人都来咨询,我也很热心地一一帮他们解答。

之后我去了一家药房打工,其实就是个抓药的。不过我很喜欢那份工作,因为我可以亲口尝尝这些中药的味道。除了味道苦点,好像其他也没啥特别的。

当时我就想,不管咋样,我的中医不能丢。那时候,我了解到,早在2003年,河南省中医学专业自学考试已经停止报名。自己光看、光学,却又没处用,让我特别痛苦。

年纪越来越大,想干的事情也干不成。我也很自责,我甚至不能像普通的年轻人一样,在外头工作、赚钱,然后给爸妈花。

2014年,我的一个朋友因癌症去世,当时我写了一首歌,“若有来生我们再相见”。那个时候,我更加确定,我要追随我的中医梦,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要坚持到底。我曾经还想着参加中国梦想秀,去讲讲我的故事。

这是我最近写的一首歌:“尽管医文深奥难懂,尽管医理晦涩难明,但我喜爱中医学,立志当医生……”我写的歌儿,朋友们都听过,他们觉得还可以。

最近这一年,我几乎只做两件事:看医书、写歌。但是有时候,我只要一弹琴,就腿疼。腿连着疼几天的时候,我也会灰心丧气。

我病了13年,看了近10年的医书,我的病情基本得到了控制。我救了自己的命,也做了一些生意,但我无法回报爸妈的养育恩。我想学医,想从医,我想用自己学到的中医去赚钱,去养活爸妈。

我也曾写过一首“孝道”的歌,但我从没敢给爸妈唱过。有时候我想,如果我没学中医,可能我现在已经不在了。我知道,人的一生很有限,我也只愿意去做这一件事。

我的梦想是认真学医

救人助人

敬爱的中医老师,我也写过一些读书笔记和心得,但是都被家里的“舒克们和贝塔们”给毁掉了。不然,我一定拿给你看。

我的中医老师,我想跟您认认真真学医,无论您有什么要求,需要我通过什么样的测试,我都愿意去努力,只要您愿意收我为徒。

以前在县里,我也给朋友和同学开方子,给他们治治湿疹、腰疼和头疼之类的病。可是,我不想做老家的一名“赤脚中医”。我知道,只有做了您的学徒,我才有机会报名参加中医执业医师资格考试。

如果您愿意收我为徒,或许对您来说只是多了个拖油瓶的徒弟,但是对我来说,您却是帮我实现梦想的掌舵人。

现在,我怕我再不抓紧时间,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对我来说,就算我能活到100岁,如果没能真正从事医学,没能救人助人,这将是我终身的遗憾。

敬爱的中医老师,我需要一次机会,一个证明我能行的机会。我在这里,安静地等待您的回信。ADF

您未来的徒弟:马统帅

2015年4月14日

(根据当事人马统帅口述整理)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