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哥哥”每天工作14小时攒钱救患病弟 弟弟:我是哥哥的眼睛

2020年05月25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朱久阳 萌友 孙朋辉 记者 张霓/剪辑

“先生您好,按的力度还可以不?轻了、重了您给我说一声……”近日,在河南郑州北三环的一家盲人推拿按摩店内,李世泰身着一件白色工作衣正给顾客做着推拿按摩,一套动作下来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滚落下来。从今年3月初开始,李世泰一直在该按摩店工作,每天工作时间从上午10点开始一直到午夜12点左右,等客户全部散去,他和几个同事才结束一天忙碌的工作。

图为工作期间的李世泰

20岁的李世泰来自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邢集镇的一个普通村庄,李世泰一共兄妹三人,从小命运坎坷的李世泰在出生几个月时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眼部神经发育不全。父亲李和林夫妇带他跑遍全国各大医院就诊,花光家里所有积蓄,最后还是没治好双眼,目前李世泰是郑州市特色教育中等专业学校的一名学生,学制为三年,主要学习推拿、按摩技术,吃、住、学全免费。

图为工作期间的李世泰满脸汗珠

李世泰的弟弟叫李世鑫,今年八岁,2月底的时候,李世鑫在家玩耍时突然喊着肚子疼,额头滚烫,在当地县人民医院检查血常规,检查显示血项三系偏低,医生怀疑是血液病,建议转至省级医院再做确诊。李和林夫妻俩将信将疑地带孩子来到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很快确诊为极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

图为小世鑫的诊断证明

“我们的大儿子生下来几个月就双目失明,小儿子才8岁又得个这病,真是造孽呀……”作为母亲的吴玉枝一时无法接受事实,当场就哭昏了过去。医生说孩子的结果显示血小板只有5个(正常范围100—300),情况较为危险,随时都有脏器出血死亡的风险,随即,小世鑫被安排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并及时输入红细胞和血小板才暂时保住了性命。

图为病床上的小世鑫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谁都无法想象,小世鑫几天前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如今却病蔫蔫的躺在病床上,且这个年纪的他,本该坐在明亮的教室读书、学习,奔跑在操场上享受着童年快乐……眼下,小世鑫却只能困在医院长期与病魔作斗争,与洁白病床为伴,和他心爱的老师、同学们说再见。

图为住院期间的小世鑫

病魔就像一个“吸血鬼”不停地摧残着小世鑫的身体。频繁地输液、抽血,输血和血小板,很快导致小世鑫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之前肉嘟嘟的笑脸如今也变得棱角分明。看着蜷缩在病床上的儿子,夫妻俩不时会黯然落泪,恨自己不能替儿子受这份罪。

图为小世鑫和妈妈

而近期小世鑫做的一次全面检查结果显示,其骨髓已经基本失去造血功能,单靠药物难以恢复。医生紧急会诊后,要给孩子做ATG移植手术治疗(是一种新型生物免疫疗法),光进仓费就让准备30万元,后期还要20万元的抗感染和口服靶向药费用。消息再次犹如恶浪般把他们一家人拍打到谷底,李和林夫妻俩面对孩子高昂的治疗费不知该何去何从,彻夜难眠。

图为病房里的小世鑫

而哥哥李世泰得知弟弟患的是一种非常严重的血液病,还需要很大的一笔医疗费,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一天到晚自言自语。家中年迈的爷爷奶奶得知小孙子久病不愈,整日以泪洗面。为给孙子攒些治疗费,平日里连青菜都不舍得买,生活变得更加勤俭节约。

图为李世泰和弟弟在病房

“兄弟俩感情很好,李世鑫患病前在家时经常给哥哥端茶盛饭,平时还照顾哥哥的生活起居,现在世鑫生病后!哥哥主动为家里分担,挣钱给弟弟,小儿子经常会说,我就是哥哥的眼睛……”父亲李和林这样说。

图为李世泰的残疾证

3月初,哥哥李世泰的学校因疫情迟迟无法开学。弟弟的病情让他心急如焚,他非常想帮弟弟做点什么,扛起做哥哥的一份责任。就在他五味杂陈时,经同学介绍来到郑州市北三环一家专业按摩店,在这里包食宿李世泰一个月能拿2000元工资,而每到工资发放之后,李世泰都会把钱原封不动送去给弟弟。

图为小世鑫和爸爸妈妈

而为了救回小世鑫岌岌可危的生命,小世鑫老实巴交的父母也放弃尊严,开始逐个敲开亲戚邻里的家门借钱,小世鑫患病后,家里仅有的10万元积蓄加上借来的十几万,在短短的两个多月就耗个精光,得知其家庭情况,村里为其办理了低保。而为给弟弟省钱,李世泰平时连瓶饮料都不舍得买,对他来说省下的就是弟弟的救命钱,但就算这样对弟弟的医疗费也只是杯水车薪。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