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诞生最年轻冠军 “00后”接棒成为主角

2019年10月09日 T T

    李荣浩战队学员邢晗铭(左一)以18619票的成绩夺得2019《中国好声音》总冠军

    10月7日晚,2019《中国好声音》的四强在北京鸟巢迎来终极对决。最终,李荣浩战队19岁“火星嗓”女孩邢晗铭拿下2019《中国好声音》总冠军。作为81位专业音乐评审之一,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现场投票,并全程见证了总冠军的诞生。

    七年来,这档节目给国内乐坛带来哪些改变?音乐节目未来的走向和趋势是什么?针对这些话题,《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以及资深乐评人三石一声接受了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特派北京首席记者 吴净净/文图

    【现场】“火星嗓”夺冠,连呼三次“不真实”

    三个月,经过重重考验,最终,李荣浩战队的邢晗铭以18619票代表李荣浩战队夺得了2019《中国好声音》的年度总冠军。

    在赛后发布会上,一向内向的邢晗铭显然对自己夺冠的事实有些难以适应,光是“有点不真实”这句话她就重复了三次,邢晗铭感慨:“十分感谢李荣浩老师这一路上为我选歌,对我的支持。我之前也只是个很普通的人,一下子来到这么大的舞台,一路走来又拿到了冠军,不真实。”

    谈及自己的学员夺冠,李荣浩表示“挺突然的”,一直淡定严肃的他还透露“今天真紧张了,投票的时候我就紧张了”。对于邢晗铭,他也寄予了厚望,“我希望她抓紧去找属于她自己的歌,然后如果她选歌方面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可以来找我”。

    说到自己的学员斯丹曼簇和冠军失之交臂,那英直言“有一些遗憾”,不过她也表示:“斯丹曼簇和邢晗铭两个都非常的优秀,一开始盲选我就都特别喜欢。斯丹曼簇是我超级喜欢的,她已经完成任务了,我们不能奢望她一定要拿到冠军,做到最好就行了,接下来的路还很长”。

    身为本次决赛中唯一的男学员,陈其楠虽然未能替哈林战队夺冠,但仍旧得到了哈林极高的评价,“玩得开心最重要,对于我来讲,我觉得我的学员陈其楠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而贴心的王力宏导师则在发布会现场为爱徒李芷婷补过了19岁生日。王力宏表示,邢晗铭是“好声音”八年以来第二个“女生冠军”。

    【变化】种子开了花,00后成为主力军

    在巅峰之夜,导师携各自战队冠军合唱之前,多了一个环节,是冠军战队李荣浩和麾下22名学员合作演绎他的代表作《年少有为》。这首歌也可以用来形容最终站上鸟巢的四位学员——他们前所未有的年轻,四人年龄都在19岁上下,最年长的陈其楠也不过20岁,与“好声音”共同成长的他们,算得上是最年轻的一届冠军候选人。有观众调侃,这是导师与学员之间最有“师生像”的一季。

    从70后、80后、90后,到如今,00后成为主力军,跟着节目共同成长的节目组主创也是感慨颇多,“特别是看到有小时候看着‘好声音’长大的孩子来参加我们节目,一方面会觉得很自豪,我们做了一档这么有影响力的国民综艺,另一方面又会觉得压力很大。”陆伟坦言,作为一档已经做了八季的节目,这些从小看着节目长大的孩子前来参加,一定会对节目有更高的期望和要求,“他们从小接触各种各样好的综艺节目,审美的体验也更多元,你能不能做到他们满意?让他们依然觉得这是全世界范围内顶级制作水准的节目?这是给我们自身的压力。”

    同样,有这样感慨的还有节目总导演金磊,“时间很公平,它最终会出答案。曾经你播撒下去的种子,现在开花结果了,这会让你特别感动。”他看到,很多在“好声音”陪伴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在节目指引下不断追梦,“也激励着他们战胜各种绝境困难,可以见证节目和观众共同成长,这对于内容团队来说,着实是一场特别珍贵的经历。”

    也正因为与观众一起成长,所以节目组也更直观地看到年轻人对于音乐审美的变化。即便是经典曲目,他们也更希望用多元化的演唱方式表现出来。而这种变化,也反过来督促节目组在音乐理念上的创新,以及学员选拔标准和培养机制的不断更新。

    【价值】

    提高音乐节目的制作门槛,输送优秀新人

    看到邢晗铭夺冠,当晚作为评审之一的三石一声感叹“这位‘中国好声音’冠军,充满了李荣浩式的音乐智慧,还有这个时代很精巧的细致审美”,的确,这个有着“火星嗓”、性格有点“慢一拍”的19岁女孩夺冠,也侧面反映了这些年大众在音乐和个性审美上的变化。当然,对于节目组的主创们来说,创新和变化年年都有,但节目的初衷和核心一直未变。总导演金磊觉得这档节目的价值内核一直都是追求真善美,“就是年轻学员对真挚音乐梦想和生活态度的坚持,以及导师对璞玉般学员们毫无保留的认真付出和倾囊相授的为师态度。”他认为“好声音”给予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很多鼓励,“从这一点来看,它更像是一本‘全民励志书’。同时,它也像一面镜子,折射出当下这一代年轻人更为积极的精神状态,即‘生命自强,文化自信。’”

    在紧张的终极对决前,本季“好声音”最佳人气学员崔佳莹与惊喜嘉宾周深一同演唱了《我爱你祖国》,节目刚播完,#周深 我爱你中国#就冲上热搜——这位人气实力兼具的歌手也是从“好声音”走出。在三石一声看来,这档节目最大的价值和贡献是为国内乐坛输送了一批很优秀的新人。

    除了给乐坛输送新鲜血液,在陆伟看来,“好声音”还重新定义了国内音乐综艺的制作标准,“音响团队、收音团队、包括你的音乐审美都是专业的,像乐队总监刘卓、音响总监金少刚和他们团队都是灿星最早在国内合作的一些专业团队”。

    当然,在音乐形态和审美表达上,每一年的“好声音”也会做更加多元化的新探索,“其实我们每一年在做节目的时候都会有争议,到底是唱大家听得比较多的歌曲,还是唱一些相对小众化的歌曲。”但最终,他们选择了尝试新事物。不管是前几季对摇滚、民谣的推广和鼓励,还是去年对黑嗓、二次元音乐的融合探索,包括今年在爵士乐上的重点发力,都可以看出节目组的努力。

    【反思】

    模式创新很难,要找到让人惊艳的好声音

    这几年,优秀的综艺节目遍地开花,尤其是偏偶像选拔类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网综成为“流量”新出口之后,一些电视音乐真人秀的影响力不可避免受到冲击,这几年电视综艺已很难打造出“爆款节目”和“爆款新人”。在谈到“好声音”的学员时,作为音乐公司企划经理,三石一声也不无遗憾地表示,这几年的学员“星味”越来越淡,“越来越‘素人’,对于唱片公司是好事,可以大刀阔斧地打造、改造,但越来越少有公司敢冒这样的险了,恨不得节目里直接输出成熟的明星,但对于现在的节目来说,‘造星’也越来越难了。”

    对于节目现在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陆伟也有考虑,“其实音乐节目是最容易去获取受众节目类型,几乎每个人都能够有演唱能力,所以全世界范围内,音乐节目都是相对主流的类型,但是确实也可以看到,有好几年了,国际上都没有特别爆款的新音乐模式出现”。他觉得,一方面是因为当下的这种节目模式依然有很顽强的生命力,但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创新的难度其实非常大”。

    他坦言,《中国好声音》会一直做下去,节目组每一年都会搭配他们认为最合适的全中国顶级的导师阵容,分别代表着不同的音乐理念和音乐审美,去选出最好的声音,“最专业的导师,最好的歌手,最优秀的音乐团队,把每一年最应该被大家听到的音乐呈现给观众,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这档节目的使命!”他认为,这也是这个节目一年一年往下做的意义。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