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胡歌首担电影男主角 “想在40岁之前找到新的可能性”

2019年12月06日 T T

    胡歌在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剧照

    37岁的胡歌,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电影男主角。四年前,他从李逍遥蜕变成梅长苏,重回事业巅峰时,他选择“归零”。如今,新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正式上映,他饰演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亡命之徒”周泽农 ,再次让人们对他的表演刮目相看。在演员最好的年纪,他收获了一个好角色,也体会了很多个人生第一次。这些年一直努力摆脱舒适区、突破瓶颈的胡歌,在这些第一次中获得很多快乐,也让他重新喜欢上表演这件事。□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 吴净净/文图

    【缘起】“导演找我时,我有一点受宠若惊”

    由刁亦男执导、胡歌、桂纶镁等人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作为今年戛纳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中国电影,备受关注。这部电影也是刁亦男导演继柏林金熊奖影片《白日焰火》之后的又一力作。

    电影讲的是一个逃犯的故事,故事缘起是一个凭空想象的“白日梦”。刁亦男介绍,有一天他坐在沙发上,突然觉得那些没有钱的人唯一获得巨额钱款的路径就是他们被通缉了,身上背负着巨额的赏金。“这个赏金是他这一辈子可能最有价值的一个结果的呈现,怎么把这笔赏金转化成自己的?可能听起来的确像一个匪夷所思的白日梦。”刁亦男说,当时觉得这个故事太自恋了,把它大概记了一下,就扔在了一边。然后过了两年,拍完《白日焰火》后他突然在新闻里看到了一个相似的真实事件。“我觉得我这种矫情的一想,貌似也有生活来源,或者是说我这种感觉是对生活的某种预感。”

    关于逃犯的那张脸,导演有自己的想象:“夜间的动物,像在城市边缘地带的丛林里,在潜伏或者夜袭,或者躲避猎人的追捕。”当刁亦男看完《琅琊榜》后,从胡歌身上找到了感觉。

    胡歌知道后很惊讶。“因为之前演过的电影不多,演的电视剧大多比较商业化。刁导在我的印象中是很文艺的导演,他主动找我,我有一点受宠若惊。”2017年,俩人在上海见了一面。第二天,胡歌骑着摩托车去找制片人拿了剧本。连夜读完后,胡歌告诉对方:“这个电影我非常愿意加入。”

    【突破】“我想这样的机会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当时看完剧本后,胡歌的心情有点复杂。“我很犹豫,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特别没有把握的事情,但又不甘心放弃。我想这样的机会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在外界看来,这几年胡歌的事业顺风顺水,但坦言有点“贪心”的胡歌觉得,他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我其实也在等一个让我有表演冲动的剧本,我觉得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胡歌表示,他最终还是决定冒一次险。当然,刚决定出演时他是不太自信的。

    记得刚开拍没几天时,有一次收工导演说要找他聊聊,这让胡歌有点忐忑,“之前都是我找他聊天,突然他说要来找我,当时就想很多,为什么要专门来酒店找我?找我聊什么?是要换掉我吗?我吓坏了”。但也正因为这种不安、恐慌和担心,反而让他和角色有了某种连接。

    影片中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是一个通缉犯,他本来是盗车团伙中的头目,因为抢地盘卷入争斗,结果误杀了一名警察,不得不逃亡。他像受伤的夜行动物一般穿梭在城中村逼仄的巷弄中,惊惶无措而又凶猛异常。这是一个性格复杂的角色。在胡歌看来,这个人物看似被围追堵截,但他的灵魂是极其自由的。“他最后的挣扎就是希望在被捕前能够拿到30万悬赏金,给老婆和孩子一点补偿。他的身份卑微,甚至被人们所不齿,但在生命终结前绽放出的能量非常感人。”

    为了在外形上接近角色,他去晒灯、减肥、学武汉话,还和自己的语言老师走街串巷,观察当地人的生活,“我还花了很长的时间进行体能训练,因为他是非常能打的一个角色,给人的感觉是非常精干的”。导演希望他表现出“感觉他没学过,但是很能打”,胡歌说:“我以前古装戏拍的太多了,容易暴露出套路的痕迹,要尽量去除一些以前的表演习惯”。

    相比外形,从内心走进这个角色更难。很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的胡歌,这一次进组后,尝试让自己和其他演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还尝试不睡觉,让自己看上去有点疲态,他觉得,这个逃犯在没有食物、没有水时,生理上的憔悴感带来的脸部肌肉的变化,是化妆化不出来的效果。

    最终,他的努力全化成了演技。大银幕上,这个生猛凛冽的人物,给观众带来了完全不同以往的观感,有人评价“胡歌的帅被夜色隐藏掉了,他的脱逃辗转若干却不惶恐,连沉默都是非常干脆的”,可以说,他不动声色和克制冷静的表演将周泽农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平铺在观众面前。

    有一场戏,是周泽农亲眼看到得力手下黄毛惨死后的一个眼神,震惊、遗憾、愤怒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戳中了很多观众的心。

    【归零】

    “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是‘开始’”

    对于胡歌的表现,刁亦男给出了很高的评价,“我觉得他为自己的未来打开了一扇门,通过这次表演也会获得不一样的表演体验。”胡歌也坦言,这半年的拍摄经历让他重新喜欢上了表演这件事。接这部电影之前,他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拍戏,没有新目标,又不想重复以前的题材和角色,情绪比较低落。因为在拍完《琅琊榜》、《伪装者》、《猎场》后,来找他拍的都是类似题材和差不多的人物,“但我还是想在40岁之前,找到新的可能性!”

    那些所谓的重回事业巅峰,扑面而来的鲜花掌声和广告,在他看来不过是“消费型快乐”,对人生并没有太大意义。这些对他来说似曾相识,因为刚出道时他就经历过了。“大家也知道我经历过一些人生当中的挫折,可以说这条命是捡回来了。如果我留下来的意义仅仅是再红一次,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他需要的是“创造型的快乐”,“是持续性的能够帮助你成长的快乐”。如果要继续走演员这条道路的话,他宁愿停下脚步也不想再重复。

    他不太看重自己商业上是否成功,只关注自己在表演上是否掌握了独门绝技,“这个行业竞争也挺激烈的,成功演员都身怀绝技,但我始终没有找到我的绝技在哪里”。如果说,李逍遥是诞生,梅长苏是重生,那么《南方车站的聚会》于胡歌而言,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对他来说,通过这部电影,可以让他在作品上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这就够了。

    四年前,在《琅琊榜》开播前,胡歌接受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过,家这个概念在他心里很淡,好多时候就像一个酒店,睡一觉,跟爸妈吃个饭聊个天隔天就走了。但他想改变这种状态,“生活和家就是你的根,没有根永远就是漂着。到底是要赚钱,还是要生活,我想,以后会有一个取舍”。当时因为《伪装者》再次爆火,大堆片约向他“砸”去,如今可以看到他的选择。这几年,他减少曝光,走出圈子,去学习、去充电,观察人生,去体验生活。

    前段时间,他去了青海烟瘴挂大峡谷,“我妈是今年3月份去世的,我在通天河的这边,看着对面的山坡,我的视线慢慢往上移,看着山顶,看着云飘过,觉得她就在那里。那一刻,我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他说,走到今天,可以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了。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