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部全景声自然电影《鹭世界》热映 没有明星却成了最亮的星

2020年01月06日 T T

    我们看到的不只有“泽一”的幸运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

    李长需

    最近几天,泽一成了大明星。

    泽一是一只小苍鹭的名字,它是《鹭世界》的主角。春末,它的妈妈,以卵的形式将其与兄弟姐妹们带到这个世界。在孵化的过程中,喜鹊会趁其父母不在的时候偷袭它们。泽一和它的两个哥哥是幸存者;不幸的是,它的两个哥哥,在出生不久后坠崖而亡,而父亲对还未破壳的泽一失去耐心,离家出走后杳无音信。

    是母亲的坚守,让泽一的生命得以延续。破壳后,母亲独自承担起养育它的重任。然而没过多久,母亲一去不复返,小泽一不得不独自展翅飞下峭壁,独自面对这个美丽而又严酷的世界。

    第一次振翅飞翔,第一次捕鱼,第一次为了鱼和敌人战斗……成长的努力,求偶的斗争,生存的猎杀,种种最真实的生命呈现,让我们看到一只小苍鹭生存的不易,以及生命的顽强。

    小苍鹭泽一无疑是一只非常励志的鸟。先遭父弃,后又遇到种种生存的困境。然而,它挺了过来,终于成为自然法则的幸运者。这是《鹭世界》给我们展示的景象。然而,《鹭世界》中,也展示了让人不能自禁的泪点:小泽一回到旧巢找不到妈妈,以为妈妈抛弃了它时,却没有想到妈妈因为断了翅膀,不愿连累它而选择躲开。这个真实呈现的镜头,诠释了伟大的母爱,是不分物种的。因而该片也有了亲情片、亲子片、社会教育片之类的标签。

    无论是励志片,还是亲情片、亲子片,这都是观赏者的标签。但我以为,《鹭世界》所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这些简单的类型框定,最重要的,是通过它讲述的小泽一的故事,来反思我们人类的行为。

    说起小泽一,我想起一只小灰鹭。多年以前,单位尚在纬一路与经五路口附近,那一带的法桐上,有不少鹭鸟生存。有一天傍晚下班,路过经五路纬三路交叉口时,一只小灰鹭扑棱棱地落下来,在车流中惊慌失措地躲来躲去。眼看它要命丧车轮之下时,一辆汽车紧急刹车,我趁机救下了它。它拼命啄我,抓我,把我的手抓开一道血印,我知道这是它的求生欲和警惕心在作祟。我举起它,试着要把它放回树上去,但它并不具备飞翔的能力,又扑扑棱棱地掉下来。

    正犹豫如何处置它时,一位老太太凑了过来问:这鸟能不能吃啊?正是这一问,让我对这只灰鹭的命运起了担忧。我决定收养它,直到养到它会飞再放生。在家中卫生间养了两个多月后,有一天回家,它不见了踪影。通过大开的窗户,我猜想它是飞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飞回了纬一路那一带的家园,还是飞到院子里遭遇不测。之前,我开厕所门时,曾几次把它惊飞到窗外,但它挣扎着又飞了回来。这一次,却没了消息。

    我很担忧它的命运。和泽一不同,它生活在人类丛林周围,处处是不可预测的危险;而泽一所生存的环境,则比那只灰鹭相对安全了许多:黄河中游某地,清水绿崖,环境优美,少了不少人类的威胁。但即便是这样,“泽一”的生命过程,也是充满了挑战。这只小灰鹭的处境,可想而知,虽然我给予了它生命历程的一段呵护,却无法预知它的之后结局。看到小泽一,我感叹它的幸运,却也为那只小灰鹭而遗憾。

    其实小灰鹭的命运,我是能猜得到的。纬一路那条不太长的路,两侧全是高大的法国梧桐。早些年,那里俨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鹭世界。白鹭、灰鹭高居树冠,比邻而巢,密密麻麻的,所带给人类的,是地面上全白了的鸟粪,以及不间断的聒噪。我们行走其下,不敢仰头,一不小心,就会遭遇鸟粪袭脸。我们的一位女同学,正是在鸟粪袭脸之际,同行的另一同学为其细心擦拭,从而爱上了对方,成就了一段佳话。

    然而,正是这些鹭鸟所带给人类的困惑,才有了多年的驱鸟之举。小灰鹭、小白鹭们越来越少,那条路今天终于安静下来。然而,却少了人类的佳话。

    看过《鹭世界》之后,有不少人感慨:“大自然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可贵并值得敬畏的。”这个感慨很有高度,但反思我们人类,究竟有没有做到敬畏,是值得疑问的。这两天登上微博热搜的“白鲟灭绝”,即是大自然向我们敲响的警钟。长江水道的拦截,改变了鱼类产卵与生存的生态,灭绝的不仅有白鲟,还有白暨豚、长江鲥鱼等诸多的珍稀鱼类。

    这个世界是人类与动物所共有的,然而我们人类在处理与动物的矛盾时,往往只从人类的立场去考虑问题,而缺乏对其他物种的敬畏。想想纬一路上曾经的“鹭世界”,现在是安静了,但这种安静之中,我们只能够看到我们自己的面孔,这种安静的得来,究竟是我们人类战胜“自然”的成功,还是我们还没学会与“自然”好好相处的失败?

    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被温柔地对待。想起人们因《鹭世界》而感悟到这句话,我就想起那些猎鸟人,很希望这些人能够走进电影院,去看看《鹭世界》中泽一的生命历程,去感受一下泽一们的幸运与不幸。

    大厦如密林 苍鹭似你我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评论员 陈思

    少年时看《迁徙的鸟》,印象中最深刻的画面,便是一只孤单的候鸟,在风雨雷电间穿经过纬,越过四季的差别。《迁徙的鸟》从空间跨度下笔,《鹭世界》从生命长度着墨。两者均是鸟类纪录片佳作,所摄是鸟生活的常态,也是人生的寓言。

    当苍鹭展翅、当落日昏沉,当大自然细小的虫鸣奏响,当解说浑厚的嗓音响起,一个陌生又鲜活的“鹭世界”就扑面而来。仅从制作水准来看,丝毫不弱于BBC的鸿篇巨制。

    不难想象,这五年拍摄期背后,是怎样的坚守与“老等”,才能让拍摄者捕捉到这么多珍贵的画面。 无论是凝视的小表情,还是猎食的大场面,苍鹭在绝美自然风景中的每一次肌肉收缩、骨骼伸展,都被镜头适时捕捉了下来。每一帧画面,都让人屏息动容。

    但是与传统纪录片又有区别,《鹭世界》更像是纪录片与故事片的结合体。它不仅有着动物世界的物竞天择,还有着鹭世界的欢愉、成长与哀怨。

    如果没有镜头的长驱直入,  “泽一”不过是万千苍鹭群体中普通的一员。而动物世界纪录片,也无非狩猎、交配、养育后代,三大永恒的主题。

    但是当苍鹭有了拟人视角的那一刻,我们瞬间可以发现自己的无知与狭隘。这些苍鹭在与大自然的对抗中,展现的不只是野性之美,还有“母性”“人性”之光辉。这种拟人视角的出现,不仅是赋予,更是发现。观察动物其实也是在审视人。

    观影结束,游走在城市的血管,都市大厦如森森密林,其间你我,正如只只翻飞的苍鹭。一旦对人生松懈,便会被碌碌生活绞杀。

    新闻1+1

    奥斯卡大上海影城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昨天他们影城排了五六个场次,其中三个场次几乎满座,“有两个280人的厅,卖了240多张票,还有一个100人的厅,卖了80多张票”,虽然不是明星云集的商业大片,但上座率和人气并不低。

    根据猫眼专业榜显示,截至1月5日下午4点半左右,《鹭世界》观影人次达3.8万,在郑州的上座率更是高达37.5%,这几天热映的《宠爱》《叶问4》《误杀》的上座率分别是9.9%、8.7%、11.8%。就像之前他们预测的,这部电影的后劲依然比较足。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首席记者 吴净净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