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专访|“补婚夫妻”的默契与相守,傅首尔:把坏事都变成好事

2020年04月16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首席记者 吴净净

  36岁的傅首尔办了人生第二次婚礼——对象没变,是与她结婚10年的丈夫老刘。庆祝他们的锡婚,也见证苦尽甘来的美满生活。很多人认识和喜欢傅首尔,是因为她在《奇葩说》的表现,麻辣犀利的观点,金句频出的段子,幽默直爽的性格,让她圈粉无数。成名后她从广告人、作家变成综艺节目的常客。最近,这位人气颇高“金句辩手”,和丈夫老刘一起参加了芒果TV的综艺《婚前21天》,不再靠辩论输出金句,而是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展示她的生活,讲述她的观点。为此,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也独家专访到这对夫妻,听他俩讲述了二次婚礼带给他们的新鲜感悟。

  关于时光

  “那些美好回忆,会帮助我们度过一些艰难的日子”

  《婚前21天》国内首档备婚生活记录真人秀,与新婚夫妻不同,傅首尔和老刘这对相伴十多年的“补婚夫妻”,在备婚的过程中更多的是展示在茶米油盐的细碎生活中的惊喜和感动。“这一次我决定坐享其成,没有第一次那么着急了。”傅首尔说,第一次婚礼什么都要求尽善尽美,就有一种焦虑,“但这一次没有,非常的悠闲自得”。

  平日话不多的老刘也在平淡的生活中花了不少小心思:比如用PS照片的方式带傅首尔“云旅游”、送好老婆奖杯、自制锡丝戒指、策划夜店婚礼方案,每一个“脑洞大开”的想法,让傅首尔无语的同时,又会笑得前仰后合。重回老家,俩人找出十年前的旧婚纱、珍藏多年的情书,常常展示刚强一面的傅首尔忍不住泪眼婆娑。老刘说“我发现我们还是真的很爱彼此”,而傅首尔说“你会无数次在以后的平淡生活中回忆起那个场景,是这些时刻帮助夫妻度过了一些艰难的日子”。

  傅首尔想起俩人刚刚认识的时候,又想到第一次结婚的时候也是顶住了很多压力,“贫贱夫妻百事哀嘛,刚结婚的时候大家都很困难,所有的大事在一块办,又有了孩子,生活压力就很大。”俩人都是普通家庭,不能依靠家里,全都靠自己,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这种艰难里还包括了一些牺牲,“你在婚姻里,就是要把‘小写的我’变成‘大写的我’,肯定要牺牲掉很多个人的东西,你的爱好,你的追求等等。”所以,回想这十一年走过的路,今非昔比的强烈对比,让她非常感慨,“曾经什么都没有,但是幸福感也很强,那是无法复制的。现在物质条件改善了,又是另外一种幸福了。”

  关于婚姻

  “婚姻中当然要互相迁就,当然是以他包容我为主”

  如果看过傅首尔之前的节目,可能对她的印象就是口才了得,性格强势。有一期辩题是“伴侣想当咸鱼,该鞭策还是接受?”傅首尔就用自己举例,讲述了丈夫老刘的“咸鱼”生活,据说在她的鞭策下,老刘买过榴莲,做过保险,甚至还被别人骗过钱。可能是常在节目中被“吐槽”,傅首尔和老刘在大家印象中就是典型的女强男弱夫妻,但在《婚前21天》中会发现,俩人相处和谐愉快。看她跟闺蜜思文虽然是吐槽完老刘,但更会花式表扬老公博学、温柔,她的“吐槽”其实给老刘拉了更多的好感。采访时更是如此,傅首尔一边说“我们也吵的呀,不过我们吵架是单方面训斥为主。”哈哈一笑之后,又会赞老公“婚姻中当然要互相迁就,当然是以他包容我为主,我属于比较幸运的。”

  因为在傅首尔的人生当中,价值排序时一直是把自己的个人价值放在第一位,她从不认为家庭应该是第一位。“我和很多女性不一样,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妥协。 但是我的方法是尽量让自己多吃苦,比如说我会承担家庭的重担,去工作的同时也在写作,就是我不会放弃我自己的部分,那我放弃的那一部分基本上就是由我的伴侣包容我而承担的。”像她既然要工作又要写作,肯定会牺牲掉大量为家庭所奉献的时间,而老刘在这个方面会很理解他。“他不会以贤妻良母的标准来要求我,他也不认为我这样做就不是一个贤妻良母。他跟很多男人的判断标准是不一样的,这是我跟他灵魂深处比较契合的地方。”

  包括外界说的“女强男弱”之类的话题,老刘也是真心的不介意,他说:“这有什么好介意的?日子是自己过又不是不给别人看。”傅首尔和老刘的确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婚姻模式,但却收获着一样的幸福。他们互相迁就也互相依赖,“反正我对他就是全面依赖,生活方面他干的比较多。”“老刘呢?”傅首尔替他答:“我觉得他依赖我的是,精神指引!”说完,俩人就一起爆笑。

  关于成长

  “我比较擅长去反思,会把负能量转化为正能量”

  在《婚前21》里,傅首尔和老刘故地重游,回到了当年定情的天桥。回首这些年走过的路,傅首尔落泪感慨,对老刘说:“你知道我这十一年来过得并不幸福,我始终希望我的父母想起来做我的父母是幸福的,希望我的儿子觉得做我的儿子是幸运的。我始终都不愿意辜负别人,我也希望你觉得选择了我是很幸运的。”

  这段真实的感慨触动了不少网友。因为看过她节目的人都知道,她成名前过得并不容易。父母离异后,妈妈带着她在满是老鼠的米仓里住了三年。后来母亲改嫁,她就跟着外婆生活,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要努力、要懂事、要有出息。所以,和老刘结婚后,她鞭策自己也鞭策伴侣,希望两个人都能像陀螺一样努力,要过更好的生活。说到过往,傅首尔解释“我从来没有认为老刘是‘咸鱼’。”然后又自嘲“其实大部分男人在跟我在一起生活都会是‘咸鱼’,因为我就是那种神经病一样的奋进者,是不太正常的努力的那种人。是我自己的心态的是不太好,并不代表是说对方不好”。

  而她的努力也获得了回报,从上班族成为作家,又参加了知名网综成为人气颇高的“金句辩手”。在傅首尔与老刘的婚姻里,傅首尔说的那句“做女人也应该言出必行、承担责任,我并不觉得女人一定要依附男人而活着”,并不是一句空话。她在成为一个成功女性的同时,也让自己从自卑抑郁的过往走出,蜕变成现在幽默开朗的女性。“我觉得我身上最大的优点,也是我比较欣赏自己的一个地方,就是我很擅长把发生在我身上的坏事都变成好事。”

  她说,自己从小到大遇到很多的挫折,也遇到一些不太好的人,但她从不会自暴自弃,“我比较擅长去反思,我知道我改变不了别人,我就反思我自己哪些地方需要改进,又或者说这件事反映了我性格中哪些我需要去调整的地方,把负能量转化为正能量。”最近她再次进行了反思,“五年前的我,可能在同理心上比现在要好。物质条件改善了以后,你在共鸣上其实是不如以前,你在那种困顿中挣扎的时候更加的有痛感,这是我觉得身上丢失的一些东西。”所以,她和老刘说,今年要更加朴素低调的生活,尽量让自己过去那种谦逊保留住,因为她说“我的余生是要用来写作的”。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