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鸥:中年女演员没有危机 有危机的是这个市场

2020年04月21日 T T

    最近热播的经侦题材剧《猎狐》,从题材到无滤镜画质,再到男女主角感情线的克制处理,都可谓当下电视剧中的清流。剧中除了王凯、胡军等实力男演员,还有与王凯三度合作的女主角王鸥。作为当下炙手可热的女演员,调侃自己“经济实惠”“性价比高”的王鸥,这些年在戏里戏外也完成着自己的成长和蜕变。近日,她接受记者采访,回应了观众的疑问,透露了与王凯等搭档的合作趣事,也讲了关于30+女演员的感悟。□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 吴净净

    【谈角色】 “我和‘吴稼琪’都属于冷气场的人”

    不管是《伪装者》中残忍无情的情报特工汪曼春,还是《琅琊榜》里精明干练的滑族皇室秦班若,抑或《精英律师》里骄傲独立的律政佳人蓝红,王鸥的角色似乎都是自带气场,而且多有着坚韧的个性或不屈的意志,而在《猎狐》中,以应届硕士毕业生身份出场的王鸥,则多了一丝少女的热血和冲动。戏里,吴稼琪是金融学高材生,为了调查母亲的冤案,加入北江经侦队,成为“猎狐”小组成员,与“天才捕手”夏远成为同事,一同追查王柏林及其克瑞集团的一系列经济、刑事案件。

    作为圈内熟女型演员的代表,王鸥如何把握吴稼琪早期女大学生的青涩感?王鸥笑言:“我可能上妆是那种比较浓艳的感觉,但素颜其实还挺傻的,而且我觉得虽然内心有一个老灵魂,但并不老气,所以也没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吴稼琪刚从大学毕业,但并非职场菜鸟,王鸥很满意这一人设:“女生智勇双全,双商高,堪称完美,没有缺点。现在的观众不太喜欢很笨的荧屏形象,我也希望展示更多的女性闪光点。”

    王鸥透露,《猎狐》选角时,制片人张翼芸查看了自己的所有综艺、采访资料:“她认为我和‘吴稼琪’很匹配,都属于冷气场的人,没那么热情,话比较少。”而在塑造角色时,王鸥也没把吴稼琪当成女人:“她身上没有太多女性特质,工作就是分析、推理案情,甚至连对待感情,都很克制。”只是“高智商”“高学历”的双高设定让演员“犯了难”,“因为智商这个东西太抽象了。”王鸥坦言,这个人物要做警察要受专业的训练,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样。“她对经侦、金融、法学都很有研究,经过这些系统训练的人她的思维逻辑和常人也不一样,所以怎么表现高智商是最困难的。”

    因此,出演之前,王鸥也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我们都有去体验生活,到经侦支队跟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一起开会,听他们讲一些案件,那几天我脑子一直都是缺氧的状态,你需要花很长时间去吸收他们讲的东西,再把它演绎出来。”

    【聊搭档】 “王凯变得更加佛系更加成熟了!”

    这是王鸥与王凯的第三次合作。不过和之前的敌对关系不一样,这次他们成了“绝佳拍档”。戏里一开始俩人是实打实的“欢喜冤家”,“最开始我们俩有很多互掐的部分,谁也看不上谁,但其实是没有恶意的,只是稼琪太年轻太冲动,不太顾虑别人的感受,所以就和夏远产生了一些分歧,就会互掐。”之后在进入警队工作、与夏远的朝夕相处中,吴稼琪才逐渐发现,针锋相对的彼此实则志同道合。“吴稼琪有对夏远的工作能力表示认可,这一点很关键。她发现夏远是一个很有能力的警察,慢慢成为搭档,建立了更多的信任感。”

    与此同时,夏远情感上的脆弱与孤独亦成为两人之间情感的“催化剂”,使得二人对彼此有了更多的理解与信任。“他和小卉有很多情感上的纠葛,刚开始稼琪只是出于同事的关心想帮他们,后来发现外人是没有办法的,但你会觉得他其实很孤独很无助,所以两个人的关系就会越来越近。”

    当下不少国产行业剧,都因“披着职业外衣谈恋爱”而饱受观众诟病,但王鸥表示《猎狐》绝非如此,其重中之重是对经侦工作、经侦警察风采的展示,少有的感情线也基本做了“冷调”处理。“我们不想把这个戏拍成经侦背景下男女主角谈恋爱的戏,我们想要展现的是新一代经侦警察的风采。”王鸥回忆说,剧中唯一一场情感浓烈的戏份是两人在肯尼亚追车枪战的段落,虽说有牵手和拥抱,但在情绪上仍旧是克制的、内敛的。

    时隔五年,再度与王凯、刘奕君等老搭档合作,王鸥直言大家都没变,只是在心态上会更加稳重与成熟。“王凯的个性还是很爱开玩笑,演戏一如既往地认真、细腻。唯一有变化的是他变得更佛系了,我觉得这就是成长。”还赞王凯的英文好,剧里不少英文台词,有的时候是临时需要去背,“对我来讲还挺难的,凯凯英文真的很溜了”。而搭档刘奕君,她则调侃对方演坏人特别“上道”,两人的默契无需言语,一搭戏就能相互感知。

    【说疑问】 “没有加柔光滤镜,可能粗糙,但它是真的”

    当下综艺和电视剧,多是滤镜过厚的重灾区,过度美颜导致看不清五官和微表情,常被观众诟病,所以,《猎狐》的纪实风画面成为清流,王鸥介绍,为了真实还原经侦过程,这部剧采用纪实性拍摄手法,“这部剧没有加柔光滤镜,演员的脸都是真实存在。拍摄现场看不到让你皮肤好、人也美的补光灯。”

    网友提到的“镜头太晃”问题,其实也是他们的一种拍摄风格,“拍摄镜头也是特别的,摄影师要跟着演员走,有点像纪录片的感觉。所以每次开拍前,有很多走位需要调整。”这种完全真实的打灯法,再没有滤镜,对于女演员来说,会不会有点不适?“颜值能打”的王鸥倒不是很在意,她觉得,那种脸部过白的滤镜或打灯反而让画面缺少质感,“我现在更喜欢有质感的东西,它可能是粗糙的,可能是还原本真的,但这是我最愿意看的。”

    【有感悟】 

    “中年女演员没有危机

    有危机的是这个市场”

    谍战剧、古装剧、年代剧、都市剧……从这几年王鸥的作品来看,她似乎也在有意拓宽自己的戏路,而且相当高产,仅2019年,王鸥就有《推手》《精英律师》等四部主演两部客串的剧目播出,还参与录制了《明星大侦探》《跨界歌王》等综艺,38岁的王鸥目前没有遇到什么“中年女演员的危机”,“我想体验更多样、有新鲜感的角色,也想在年龄增长过程中,赋予角色新的理解。”

    不过,王鸥并不认为演员非得要走出舒适圈:“我觉得演戏到现在,跟人生一样,你非得走出舒适圈,非得去挑战,这是很累的事。我现在活得越来越佛系,不太强求自己。”在她看来,中年演员本身并没有危机,有危机的是这个市场,“这个市场不再需要中年演员了?还是说这个市场只需要中年演员去演母亲的角色?我觉得市场应该多给予30+、40+这一部分女性群体更精彩的剧本和角色,因为她们身上有很丰富的经验和阅历,能奉献更多的精彩给角色。”

    她也不担心“过气”这件事,“任何有一点成绩的演员都会面临过气这件事吧,我从来不会担心过气会怎么样,因为我也没有觉得我的成绩有特别大。而且既然是每个人都会面对的事,这有什么可担心?跟你自然老去是一样的,都是自然规律。”她说,自己的人生,自己负责,也是活得相当通透明白了。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