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专访|胡军:作为一个演员,最关键的一点是真诚!

2020年04月22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 首席记者 吴净净

  “man度爆表”的胡军,在解锁了各种不同类型的“硬汉”角色后,这几年通过综艺展现了不一样的画风,生活中幽默柔情的另一面模糊了他一惯的“英雄”标签,也拓宽了他的戏路——在最近东方卫视热播的《猎狐》中,他饰演了一位被亲情束缚并最终坠入深渊的警察局长。戏里,他把这个“不是正面角色,但也不仅仅是‘坏人’”的角色演得入木三分,这个一步步“黑化”的人物没让观众“谩骂”而是“心疼”,也是因为他演出了人性最深处的挣扎纠结和敏感脆弱。胡军也用表演证明,好演员从来不惧身上的“标签”,接受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采访时,他也表示“其实我一直在尝试着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人物真实

  “砸碎骨头还连着筋,亲情是他最大的软肋”

  在这部讲述经侦警察侦破经济犯罪大案的剧中,胡军饰演的是刑侦支队长杨建群,他带着手下两位得力干将夏远(王凯饰)和吴稼琪(王鸥饰),与制药公司董事长王柏林(刘奕君饰)为首的“恶势力”展开博弈。杨建群可谓是“警界骄傲”,他曾培养出许多优秀警察、侦破许多重大案件,把警察的荣誉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然而看重亲情,对家人温柔体贴的他,在妹妹杨建秋(傅晶饰)深陷王柏林布局的经济圈套后,陷入艰难抉择,最终将走向正义的对立面。

  “我接一个剧本时,首先得看看这个人物的真实底色,如果放在我身上,我会怎么样?”说到这个角色,胡军坦言,就是看上了人物的真实性,“作为一名警察,他后面有很大的、不能回头的急转弯,但他既不是贪污也没有受贿,是被各种各样的东西禁锢住的另一种感觉,我就觉得挺不一样,挺有意思的。”在胡军看来,不管是从刑警还是到经侦,都不可否认杨建群是一名优秀警察的事实,“虽然他到后来触碰了法律,违背了自己的原则,但他始终把身上的这身警服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到最后你们会看到杨建群的那种纠结和无奈。”

  面对诱惑,有的人坚守着底线,有的人在纸醉金迷中迷失了方向,“原来纸醉金迷的诱惑和枪林弹雨一样凶险,或许在杨建群为来自农村、没有学历的妹妹向市长岳父‘讨’工作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为将来的错误埋下了隐患”。胡军感叹,作为一个执法者,杨建群栽也就是栽在了自己的亲情上。“人在生活当中或很多个方面都是没有回头路的,看剧本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他的这份挣扎,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人’这份挣扎非常的真实,是为这个角色提分的。”亲人就像是“砸碎骨头还连着筋”,“杨建群只是普罗大众中一个被亲情绊住脚的普通人,在他身上观众甚至会看到很多熟悉的影子”。

  表演零差评

  “创作是集体的事,我们都是较真的人”

  有观众发现,胡军这次饰演的“硬汉”和以往有点不一样。工作上虽然风风火火,出生入死,但生活中却是一个娶了市长女儿的农村小伙,在“高高在上”的妻子面前永远毕恭毕敬,有一丝自卑感。对此胡军也表示,“其实杨建群有时候是真的挺受夹板气的,也就能在工作中释放自己,这也是杨建群的真实性,有一些无奈。”而那种表面的正义与内在的动摇,更是被胡军拿捏得恰到好处,观众对胡军的表演可谓“零差评”。

  “一错再错”,是胡军给自己这个角色悲情命运的总结,有过第一次“踩过线”的大胆尝试,熟悉经济运作与法律规则的经侦队长,也逐渐开始习惯了在灰色地带游走的感觉。对观众而言,“杨建群黑化”像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断有线索涌现暗示他的结局,但也像是一个气球被充气到顶点,只用一根针就能促成它的爆发。聊起杨建群的悲情结局,徒弟夏远将自己劝返的那场情绪戏时,胡军坦率表示情感爆发的是夏远而不是自己,“其实人到了那个地步,一个真正想要去自杀、自残的,绝不会去大喊大叫到处嚷嚷,他不会。当下定决心之后甚至连话说得都很少,那更倾向于一种内里的爆发,表面上看不出来的暗潮汹涌。”

  一个人从农村考学出来,拼搏半生得来的事业与地位,杨建群珍惜他的荣誉也珍惜他的家庭,最终却被诱惑吞噬落得如此惨淡收场,胡军希望通过这个角色能够警示世人,也让大家更了解经侦警察面临的另一种艰难。说到这儿,胡军也聊起,其实拍摄《猎狐》之前,他做足了准备工作:“我接触了一些经侦公安人员,跟他们一起聊天,听他们讲破案故事。”因为之前从来没有接过经侦题材的戏,所以,这次在拍戏的过程中他时常感慨:“这些经侦警察们实在太不容易了!他们面对的不光是枪林弹雨,还有诱惑和陷阱。经侦警察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不能被这些诱惑所打倒’。这种情与法之间的搏击、人性自我的搏击,是非常残酷和无情的。”

  当然,说到表演“零差评”,胡军表示,创作是集体的事情,也是因为整个团队的演员都是较真的人。谈及与王凯的首次合作,胡军直言“我们没有生疏感,小凯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投入的感情也很多。我们平时都很爱开玩笑,现场气氛非常好。”胡军说,他们现场对剧本、台词的准确度,还有细节的罗列,都是“互通有无、互相提醒”。

  多种尝试

  “现在是作为男演员最好的阶段”

  近年放慢脚步,减少曝光的胡军,这次为了宣传《猎狐》在社交网络异常活跃,说到网友回复的网络流行语“淡黄的长裙”,胡军也是求科普“这辈子就没穿过!啥叫‘淡黄的长裙’?”采访时,说到这个话题,胡军笑说“淡黄色的长裙,我现在终于明白到底是咋回事了,我不懂,我知道我很out。”但他还是很开心在网上与网友互动。事实上,胡军的“反差萌画风”从五年的亲子类综艺《爸爸去哪儿》就有了。最近,他以导师身份参加了综艺《声临其境》,节目里不管是与老友何冰调侃斗嘴,还是对队员的提携关怀,其幽默柔情的一面也更多地展示在观众面前。节目中,胡军与儿子康康、女儿九儿一起,合配了一段经典动画《疯狂动物城》,在家人面前的胡军全然不见在外的“硬汉”一面,永远嘴角挂笑甚至有些憨态可掬,“我和杨建群身上最能共情的一点,就是我也把家看得特别重要。很多人说生活是一方面,工作是另一方面,我在心里真的不那么认为,我觉得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好好工作就是为了更好地去生活,生活当中亲情就是最至关重要的。”

  而这些不同侧面的展示,其实更有利于演员撕去“标签”自由创作。胡军表示,自己在演艺道路上一直在寻找可能性:“我演过小人物、大侠、帝王将相、将军……一个演员不要把自己给固定住了,有强项不能舍弃,但还是要更多去尝试。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最关键的一点是真诚。”与很多中生代男演员相比,胡军并不算是高产演员,说到这个话题,他大大咧咧表示“其实主要是我这个人比较懒,全凭着自己的喜好和兴趣在做事。我觉得在这个年龄没必要再去做一些不得不、会无奈的那些事,所以说完全看自己的心情在接戏。”他觉得,剧本很重要,合作的伙伴也很重要,最关键的是“自己要喜欢”。

  凭喜好去选择工作,胡军也完全没闲着,主演莎翁经典话剧《哈姆雷特》,重拾小提琴出演电影《音乐家》,做潮牌玩机车也是一个不落。影帝加身、载誉无数,现在这个阶段的胡军已无需特意做什么来证明自己,专注演戏尝试新可能,尽己所能提携年轻人给予鼓励,胡军很享受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与工作节奏,他说,剧本好、人物好,然后能感动人,最关键是每拍一部戏、演好一个角色都能有一些意义,“那就够啦!”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