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演员从来不惧“标签”

2020年04月24日 T T

    “man度爆表”的胡军,在解锁了各种不同类型的“硬汉”角色后,这几年通过综艺展现了他的幽默柔情,而这一面模糊了他一贯的“英雄”标签,也拓宽了他的戏路——在最近热播的《猎狐》中,他饰演了一位被亲情束缚并最终坠入深渊的警察局长。戏里,他把这个“不是正面角色,但也不仅仅是‘坏人’”的角色演得入木三分,这个一步步“黑化”的人物没让观众“谩骂”而是“心疼”,也是因为他演出了人性最深处的挣扎纠结和敏感脆弱。胡军也用表演证明,好演员从来不惧身上的“标签”,接受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采访时,他也表示“其实我一直在尝试着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 吴净净

 

    人物真实 “砸碎骨头还连着筋,亲情是他最大的软肋”

 

    表演零差评 “创作是集体的事,我们都是较真的人”

 

    有观众发现,胡军这次饰演的“硬汉”和以往不一样。工作上虽然风风火火,但生活中却是一个娶了市长女儿的农村小伙,在“高高在上”的妻子面前永远毕恭毕敬,有一丝自卑感。表面的正义与内在的动摇,更是被胡军拿捏得恰到好处,观众对胡军的表演可谓“零差评”。

    “一错再错”,是胡军给自己这个角色悲情命运的总结,有过第一次“踩过线”的大胆尝试,熟悉经济运作与法律规则的经侦队长,也逐渐开始习惯了在灰色地带游走。对观众而言,“杨建群黑化”像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断有线索涌现暗示他的结局。聊起杨建群的悲情结局,徒弟夏远将自己劝返的那场情绪戏时,胡军坦率表示情感爆发的是夏远而不是自己,“其实人到了那个地步,真正想要去自杀、自残的,绝不会大喊大叫到处嚷嚷,他不会。当下定决心之后甚至连话都说得很少,那更倾向于一种内里的爆发,表面看不出来的暗潮汹涌。”

    一个人从农村考学出来,拼搏半生得来的事业与地位,杨建群珍惜他的荣誉也珍惜他的家庭,最终却被诱惑吞噬落得惨淡收场,胡军希望通过这个角色能警示世人,也让大家更了解经侦警察面临的另一种艰难。说到这儿,胡军也聊起,其实拍摄《猎狐》之前,他做足了准备工作:“我接触了一些经侦公安人员,听他们讲破案故事。”在拍戏的过程中他时常感慨:“经侦警察们实在太不容易了!他们面对的不光是枪林弹雨,还有诱惑和陷阱。他们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不能被这些诱惑打倒’。这种情与法之间的搏击、人性自我的搏击,是非常残酷和无情的。”

    说到表演“零差评”,胡军表示,创作是集体的事情,也是因为整个团队的演员都是较真的人。谈及与王凯的首次合作,胡军直言“我们没有生疏感”。胡军说,他们现场对剧本、台词的准确度,还有细节的罗列,都是“互通有无、互相提醒”。

 

    多种尝试

    “现在是作为男演员最好的阶段”

    近年放慢脚步,减少曝光的胡军,这次为了宣传《猎狐》在社交网络异常活跃,说到网友回复的网络流行语“淡黄的长裙”,胡军也是求科普:“这辈子就没穿过!啥叫‘淡黄的长裙’?”他很开心在网上与网友互动。事实上,他的“反差萌画风”从五年前的亲子类综艺《爸爸去哪儿》就有了。最近,他以导师身份参加了综艺《声临其境》,其幽默柔情的一面也更多地展示在观众面前。在家人面前的胡军全然不见“硬汉”一面,嘴角挂笑甚至有些憨态可掬,“我和杨建群身上最能共情的一点,就是我也把家看得特别重要。很多人说生活是一方面,工作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好好工作就是为了更好地去生活,生活当中亲情就是至关重要的。”

    这些不同侧面的展示,其实更利于演员撕去“标签”自由创作。胡军表示,自己在演艺道路上一直在寻找可能性:“演员不要把自己给固定住了,有强项不能舍弃,但还是要更多去尝试。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最关键的一点是真诚。”与很多中生代男演员相比,胡军并不算是高产演员,说到此,他表示:“其实主要是我这个人比较懒,全凭着自己的喜好和兴趣在做事。我觉得在这个年龄没必要再逼自己去做一些无奈的事,所以说完全看自己的心情在接戏。”他觉得,剧本很重要,合作的伙伴也很重要,最关键的是“自己要喜欢”。

    凭喜好去选择工作,胡军也没闲着,主演话剧《哈姆雷特》,重拾小提琴出演电影《音乐家》,做潮牌玩机车也是一个不落。影帝加身、载誉无数,现在的胡军已无需特意做什么来证明自己,专注演戏尝试新可能,尽己所能提携年轻人给予鼓励,胡军很享受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与工作节奏,他说,剧本好、人物好,然后能感动人,最关键是每拍一部戏、演好一个角色都能有意义,“那就够啦!”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