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大佬”刘奕君:反派像“镜子” 表演靠“修正”

2020年04月27日 T T

    这几年,刘奕君演了很多反派角色。不管是《琅琊榜》中多疑、偏执的宁国侯谢玉,《伪装者》里心狠手辣的军统特工王天风,还是《橙红年代》里性情凶残的毒枭大佬聂万峰……他都能在一众主角光环环绕的角色中,以不怒自威的独特气场、出神入化的角色塑造成功突围,成为剧作中最亮眼的一笔。在东方卫视热播的《猎狐》中,他再度出演了剧中的最大反派——王柏林。在戏骨级演员刘奕君的演绎下,王柏林融合着“罪与罚”的一生,也能让观众品出不同以往的韵味。近日,刘奕君接受了今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角色的塑造,也讲述了自己成为反派“多面大佬”的表演历程。□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 吴净净

    【说角色】 “他这种不安全感是沁入骨子里的”

    作为聚焦新中国成立以来级别最高、规模最大的海外追逃行动——猎狐行动的经侦题材剧作,《猎狐》在“情与法”的冲突中,展现着经济高速发展下人性的挣扎沉浮。其中刘奕君饰演的王柏林,正是时代浪潮中被金钱吞没的一员。

    在刘奕君看来,王柏林选择罪恶的一瞬,也成了自己的掘墓人,开启了惊惧并行的一生。“我觉得对于他来说,获得的财富越多,心里就越没有安全感。他这种不安全感是沁入骨子里的,我也做了一些表现,比如他看窗外世界的那种陌生和惶恐,越有钱就越没安全感越恐慌。”

    对王柏林而言,其罪恶之路如同“滚雪球”,需要不停地用新的罪恶填补不断扩张的漏洞。在王柏林的阴谋中,夏远(王凯 饰)的未婚妻因卷入其中导致两人一拍两散遗憾收场;吴稼琪(王鸥 饰)的母亲则因蒙冤含恨而亡,致使女儿始终背负着复仇的心理重担;杨建群(胡军 饰)的妹妹因陷入圈套,逼得哥哥走向沉沦。

    然而,这样一个在观众眼中“罪不可赦”的大恶之人,刘奕君却演出了人性的深邃、性格的饱满。“这个角色最大的魅力就是他的多面性,他身上有恶、有善,有对兄弟的大方、对股民的冷酷、对家人的温情,也有毅然决然下狠心的凌厉,以及因为这些事情给他带来的焦虑和恐惧,我都在不同的点上给他体现出来了。”事实上,金丝眼镜、休闲西装,以一副平易近人的儒商形象出场的王柏林,并不像一个心机深重的反派,甚至初登场时被兄弟挟持的桥段,还颇有些“受害者”的意味。而刘奕君正是在二者的切换中,不断丰富着人物的情感表达。

    他说,自己在《猎狐》中尝试了很多从来没有过的情感表达方式,尽管很难说清楚,但相信观众能够从中感受到王柏林不同阶段的起伏变化。“有时候表演用嘴说是词不达意的,它更多的是一种感觉。可能你在某个瞬间会同情王柏林,为他惋惜,会有很多感受,因为每个观者的人生阅历是不一样的。”

    【演反派】 “人物如‘棋盘’,脉络要摸清”

    从王天风、谢玉到张万霖、聂万峰再到王柏林,同样的反派角色,如何让观众看出新意,诠释出不同味道?刘奕君笑言:“每个人有不同的人生,王柏林的独特之处在于他的故事一部分在国内,另一部分在国外,在两个不同的环境里,心路历程也充满了复杂性,所以给演员非常大的发挥空间。”在刘奕君看来,王柏林一角传达出的不只是人性的善恶,而是善恶背后附加的警醒作用。

    带着如此强烈且颇具正义感的拍摄初衷,刘奕君完美呈现出一个老谋深算的企业家,从财富顶端沦落到众叛亲离的心路变化历程。他将一切称为“后半生在为前半生擦屁股”,笑言始终在“修正这个人物”。“王柏林的后半生始终在为前半生得到的财富忧心忡忡,亡命天涯如惊弓之鸟。以为到了美国安全了,但其实潜在的危险在一点点追过来。“所以表演上我始终在修正这个人物,今天这个东西多了一点,明天那场戏就找补回来一点,让观众知道前面这个戏那样演的原因。”

    刘奕君表示,《猎狐》不是动作戏,需要把人物脉络摸清楚,才能有张有弛,明晰前因后果。“就像一盘棋,每个子每场戏都互相关联。这种关联得通过你的眼睛去发现,用语言、台词等,把它们连缀起来,让它有主干有支脉,多而不乱。”

    可以说,人性的复杂加剧了王柏林一角的挑战,但刘奕君显然乐在其中,用自己的理解与设计为人物注入更多的可解读空间。剧中,刘奕君的第一场戏是逼死兄弟钱程后前去探望钱程的太太,他特意选择戴了一个假脖套突出人物的反差,前一秒还在和对方诉苦,后一秒回到车上便一把将脖套撕开,就是告诉观众这是假的根本没必要戴,通过这个细节,把人物狐性狡猾的东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说表演】 “角色塑造如石头,需精雕细刻”

    北影毕业,师从表演系教授、国家一级演员马精武,出道近三十年的刘奕君,已从当年出演过宁采臣的俊朗小生,变成了亦正亦邪的实力派大叔。年岁的增长令他收获的不只是阅历造就的沉稳,还有对表演愈加深刻的体悟。“演员塑造角色时,就像雕一块石头,先要大面积砍,雕出大概轮廓,再一点点精修,最后打磨、抛光。这是必须经过的步骤,哪个角色都是这样。你还要知道哪个地方必须打磨抛光,让角色更加多层面和立体,充满动感,就像雕塑一样呼之欲出。”

    也正得益于对人物抽丝剥茧的分析,对角色的精雕细磨,无论是《琅琊榜》中的谢玉,还是《伪装者》中的王天风,抑或《猎狐》中的王柏林,刘奕君演绎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着生动丰富的性格侧面。但他也表示,这个过程并不轻松,所谓表演中的挑战与困难,从来都如影随形。“塑造一个角色是非常辛苦、累心的过程。表演是研究人心的一门学问,可你知道人的心多难研究啊,瞬息万变。所以为什么《哈姆雷特》有句台词是‘我一定要快得像思想一样迅速去报仇’,表演是非常复杂的,不是蹦蹦跳跳地演就完了。”

    不过,即便每次表演都是一次榨干自我的过程,刘奕君仍保持着绝对的激情和专注度。“每个人对表演的认知不同,我是因为爱这门艺术,尊敬这个职业,所以敬重每一个尊重表演艺术的人,也尊重每一个表演合作者。只要他是在认真揣摩,认真表演,不管年龄大小,他们都是让我尊重的,因为我们在研究人的内心最隐秘的东西,要刨开、呈现给观众看。”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