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志刚书法的“厚”与“远”

2020年05月07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师东(资深传媒人、艺术评论家)

  在我看来,郑志刚博士书法面貌中有两个核心字:“厚”、“远”。

  先说“厚”。对于书法,郑志刚不屑于只拥有亮闪闪的锋刃,反而更属意静心锻造黝黑、沉厚的刀背。他非常清楚“新发于硎”所具有的趋时所好、悦人耳目的当下效果,但他却决然退避,去不急不躁地夯牢阔大的台基。具体而言,他强调学术研索、诗文写作及人格修持等诸方面对艺术创作的综合支撑力。他不允许自己的“书法”缺失“景深”。

  至少廿载以来,郑志刚自觉地将自己在考古学、文物学、金石学、古文字学、美术学、汉语言文学等学术领域的驳杂累积,抟而糅入书学研究及书法创作。他的书法因而也有了一种难得的醇厚之气。

  再说“远”。志刚博士向慕“奇崛朴古”的审美大境,经过反复尝试,将目光投在了“汉魏以前的手书墨迹”这一大宗遗存之上。

  历代书者莫不从“二王”入手,而志刚则绕过汉魏,远追先秦乃至三代,深汲“侯马盟书”“温县盟书”“里耶秦简”“走马楼汉简”“敦煌遗书”等营养,并有意识地在创作中佐以三代、秦汉金石文字的苍涩傲峭气息,从而形成了不与流俗徘徊的古远独异书风。

  在他看来,入远而习厚,也是对风行于时下书界的甜腻巧媚惯性的一种矫匡。当然,这样的书法行走,需要气度和胆略。

  我们发现,郑志刚的书法作品内容,多是自撰的诗词、文赋或楹联,格律严谨、造境雄奇、想落天外,庄雅间不乏诙谐,灵妙处时见辛辣。他将深沉而又奔纵的情感,借助书写自作诗文的方式,一寓乎毫素。观其书,诸体皆善,汲法乳于经典、民间与时代精神“围猎”而成的范畴之中。

  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文质彬彬,乃称君子。归于本真的“厚”而“远”书风,加上学术、诗文研究的日常,使郑志刚博士的书法艺术,磅礴奇纵、高古雄肆,与佻薄时风势同冰炭。

  郑先生是极具个性的当代书家,饶君子之风。他的厚,他的远,或许是孤独的,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雄奇之境,非漫漫孤旅则无缘获睹。我们相信,郑博士腕底之毫颖,将不负年华,不负痴心。

  郑志刚书法作品欣赏

  作品1自撰“梁家焦桐”五言联 276×34cm×2 纸本

  作品2存政堂 138×34cm 纸本

  作品3逢一汲万 138×34cm 纸本

  作品4女书“郑志刚诗书画印文” 46×16cm 纸本

  作品5中国泛文字书法艺术馆 138×34cm 纸本

  作品6骤雨 138×68cm 纸本

  作品7自集“二月九河”五言联 138×34cm×2 纸本

  作品8自撰“看黄抢红”三言联 138×34cm×2 纸本

  作品9 “白菜黄瓜”自撰九言联 235.2×53.2cm×2纸本

  作品10自撰“无题”七绝 138×68cm 纸本

  作品11自撰“西门北大”三言联 138×34cm×2 纸本

  作品12自作联“虫声月色” 138×34cmx2 纸本

  作品13自作诗“春无赖” 138×68cm 纸本

  作品14自作诗“我本生怀庆” 138×68cm 纸本

  作品15自作诗“游黄河滩” 138×68cm 纸本

  郭九林(书法家,厦门大学博士,大连民族大学教授):机缘巧合,有幸结识了志刚博士,转眼已经四年了。四年间,逐渐走近了志刚博士,了解了他的为书、治学之道。志刚博士先入首都师范大学,师从我国著名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学到了先生的书艺精神。后入南京大学攻读考古博士,期间用心苦读,学术视野和艺术修养又一次得到了拓宽和提升。志刚博士真乃青年才俊,他治学严谨,刻苦勤奋,博学多精,诗、书、画、印、文兼能。其文锋犀利,见解独到,不随波逐流,坚守书家良心。书学上他恪守传统,穷追经典,其书法作品取法乎上,篆隶巧妙结合,既有汉简的恣意爽快,又有篆书的沉着劲健,线条苍劲有力,结体横生奇态,风格古朴,格调高雅,绝于俗尘,气象正大,让观者耳目一新,如沐春风,印象深刻。志刚博士独特的书风自然是他深厚学养和艺术审美的精神外化,也是对当下粗俗书风的一个反思和回应,更是一位真正书家和学者对书法文化和艺术传承的责任担当的体现。

  书法家郑志刚简介:郑志刚,1976年11月生,河南武陟县人。考古学博士,书法硕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汉画学会会员,河南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河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河南民盟书画院副秘书长,国家二级美术师。出版著作30余种,发表论文70余篇,文艺评论150余篇。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