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专访|80后导演贲放的乡村剧:很多喜剧梗都专为年轻人打造

2020年05月24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首席记者 吴净净

  作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脱贫攻坚重点剧目,正在东方卫视热播的《我的金山银山》赢得不少年轻观众的好评,用网友的话说就是“节奏明快、风格清新、演员演技在线”,所以开播以来收视率始终名列前茅。近日,该剧导演贲放接受了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的微信采访,谈及幕后创作时介绍《我的金山银山》剧本是历时四年打磨,主创也是深入一线实地调研,是抱着做精品的初心去做的。

用喜剧方式讲扶贫

“主旋律剧一定要避免喊口号”

  《我的金山银山》以喜剧的方式,塑造了30多位立体生动的人物形象,不仅为观众呈现了农村脱贫攻坚中一个个笑中有情,喜中有泪的感人故事,而且让观众深切感受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我的金山银山》总导演沈严的作品一向以现实和精品气质为特色,他导演的《中国式离婚》《中国式关系》《我的前半生》都是收视口碑双丰收的作品。《我的金山银山》,虽然故事背景从城市到了农村,但依旧延续了精品剧的气质。开拍前,总导演沈严就为该剧定下了“贴近生活、还原生活,在戏剧中挖掘生活的闪光点,做一个扎实的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的总体要求。所以,贲放导演在具体执行拍摄中也是始终秉持着“做一部不一样的主旋律剧”初心,“主旋律剧一定要避免假大空、喊口号。剧中绝大部分的故事都是编剧深入几十个贫困村采集的真实故事改编而成,凭空想的故事远不及生活带给我们的故事精彩。”

  说到当初导这部戏的机缘,贲放回忆说,大约是两年前,总导演沈严给他打电话“问我农村戏有兴趣吗?我本人很喜欢看农村戏,看了剧本,发现又是喜剧题材,编剧还是炊事班故事的编剧徐君东和任雁,我毫不犹豫就决定加入这个团队”。加入后,他跟着出品方走访了福建的几个贫困村,了解了当地的一些情况,也让他更加有动力讲好这个故事。

  因为观众茶余饭后喜欢看轻松活泼合家欢的题材,主创团队在创作过程中尽可能加入了各种喜剧元素,提升改剧的观赏性,以寓教于乐的方式把中央精准扶贫的精神落到了实处。剧中不仅全面展现国家脱贫攻坚的政策,更以产业扶贫为主线,展现了旅游扶贫、电商扶贫、教育扶贫、养殖扶贫、异地搬迁扶贫,企业扶贫,金融扶贫等等在内的7个产业扶贫模式。贲放说,《我的金山银山》就是要让还处在贫困地区的村民看了后可以学以致用,“我们国家已经摸索出了一条精准扶贫的模式,沿着这个模式做下去,大家会发现农村的商机是非常多的。比如电商扶贫,家家户户都在各大电商开店,电商平台也都建立扶贫专区支持鼓励农户卖自己种植的农作物。”

更多年轻元素

“很多喜剧梗都是为年轻人打造的”

  互联网时代,农村再不是大家眼里的落后模样,《我的金山银山》中年轻人的行为方式、台词紧随时代步伐。比如范奋斗开玩笑说98年的女生是“98的老女人”,汤婉顶着一头红发在网上打“英雄联盟”,大宝贝汤非辞职的原因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把更多年轻元素带入到剧里,正是让年轻80后的贲放做导演的原因之一。他坦言,创作之初,他们就坚定决心要做出一部与众不同的主旋律作品,“首要任务就是要让观众看进去,让观众喜欢上这部剧。喜剧是最好的切入点,大家茶余饭后都喜欢看一些轻松活泼合家欢的题材”,所以,在创作的过程中他们就尽可能的加入各种笑料,提升本剧的观赏性。另外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把中央精准扶贫的精神传递下去,所以我们选择了寓教于乐的方式来完成这个任务,现在看来,效果不错”。据他讲,剧中很多喜剧梗都是为当下年轻人量身打造的。“剧中的汤亮、范白露、范奋斗、汤婉、大宝贝,这些年轻人都非常接地气。”

  在贲放看来,中国有接近一半的农村人口,乡村剧有很大的市场,“就像我们爱看都市剧一样,他们也希望看到贴近自己生活的影视作品。我作为一个城市人,平时也喜欢看农村剧,我们不是说一定要把农村拍的土,拍的俗,现在农村变化的非常快,我更愿意叫它乡村剧,城里人现在一到周末就愿意开车去村里玩玩,回归恬静的乡村也是我们繁忙都市人向往的生活方式。”

  《我的金山银山》在福建建瓯的十八个乡镇拍摄。从剧组驻地到村委会的拍摄地,路程需要3个多小时,所有人员天不亮就得出发。拍摄期贯穿整个冬季,天气很冷,每天在现场吃饭,还没吃几口,饭基本就冰凉了。贲放导演特别感谢所有的演职人员,“拍摄环境非常艰苦,大家没有丝毫的抱怨,整整4个月的拍摄过程充满了欢声笑语。每个演员都为角色献计献策,给予生动的表演。”他说,对剧中演员的表演已经不能用满意来形容了,“只能说能遇到大家是我作为导演的幸运。”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