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专访|陈建斌回应“忘年恋”质疑:真爱面前不应该有障碍

2020年07月01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吴净净

刚在《三叉戟》中收获好评无数的“叔圈”代表陈建斌,在新剧中的人设引起了争议。正在东方卫视热播的《爱我就别想太多》,是由他和李一桐、潘粤明领衔主演的都市爱情喜剧。在这部剧中,他饰演一位渴望真爱的企业家,为找到不为钱的真爱,他隐藏亿万身家与一位服装设计师交往。开播以后,剧中的不少桥段也引来争议,真爱与金钱的关系也引发讨论,这个角色更被网友戏称为“以为是陈建斌有生之年不可能会接”的类型。为此,陈建斌接受了东方今报的采访,大方回应“忘年恋”等各种质疑,在他看来,在真正的情感面前,所有东西都不应该是障碍,“在现实生活中,王子和灰姑娘的爱情,司空见惯”。

关于人设:有钱男人对女性有敌意?
回应:李洪海曾受过伤害,仍渴望纯粹的爱情
剧中,陈建斌饰演的李洪海是一位“钻石王老五”。表面上是个成功的大企业家,实际上却是个智商高情商低的“恋爱新手”。年过不惑还未娶,一心想找个“只图他人,不图他钱”的另一半。当他对服装设计师夏可可一见钟情后,便以包子铺老板身份展开了自己的 “追爱之旅”。陈建斌表示,非常喜欢这种故事设置,“它其实在探讨财富和人的关系。当人拥有了超过你想象的财富之后,人会变成什么样子。人会不会被这个财富异化?人对爱情,对亲情,对友情这些东西,会不会随着财富的增加而发生变化?也是很有意思的地方”。
剧的开篇,李洪海出现了“被害妄想症”,认为所有女人和他在一起,都是另有所图,陈建斌的理解是:“李洪海一开始有特别过激的行为,不相信女人,因为他之前受过伤害,而且留下了特别大的心理阴影。”但是,李洪海依然渴望追求纯粹的爱情,角色这一特质吸引了陈建斌:李洪海在事业上非常成功,在爱情面前,他仍然保持了自己的真挚、淳朴、善良。
问:李洪海这个角色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陈建斌:他最吸引我的一点是,他这个人没有被财富绑架,没有被金钱异化。他还是保持了很真挚,很淳朴,很善良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是我非常喜欢的。他对待爱情,对待朋友,对待事业的态度,都是比较正常的,他没有被他的财富所累。这样的人我觉得有很多,他们说自己只不过是替别人在照看这些钱,这些钱最终还是要用到更多的,需要它们的人那里去。他们对待财富的这个看法,我觉得就很健康。
而且李洪海他对于爱情的看法也是这样。并不是说因为他有了很多的钱,他有了地位,他就因此可以拥有爱情。他还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很简单的人,追求一份真挚的爱情,在爱情面前,他也变得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那样,这点我是很喜欢。
问:有网友形容李洪海这个角色是“中年傻白甜”,你觉得符合吗?
陈建斌:可是我不知道傻白甜是什么意思。傻白甜就是说这个人很纯真,这个人就是很孩子气,不像想象中的成年人那么有城府,是这个意思吗?
问:你觉得有钱男人对女性有敌意吗?
陈建斌:其实我自己都没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没有什么钱,所以我不知道他们的感受。但我觉得就从李洪海的角度出发,他之所以一开始有那些特别过激的行为,他不相信女人什么的,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是先受过伤害,他被人欺骗过。因为有人是跟他交往,是为了他的钱,所以在他身上就留下了,特别大的阴影,所以他就很介意这件事情。
问:您认可他的爱情观吗?
陈建斌:李洪海的爱情观,我个人是认可的。我觉得在真正的情感面前,我觉得所有的东西,都不应该是障碍。我们努力获得的财富,努力获得的很多东西,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相反。他的爱情观在生活中是不是被大多数人接受,我还真不是特别的清楚,没有做过这个调查。
问:您觉得李洪海的爱情观在当下是否具有普遍性?
陈建斌:我觉得要做到这个,首先他得特别的有钱,因为李洪海他不是一个普通的有点钱,他有很多的钱。有了这个之后,他才能够谈到能不能够像李洪海这样去做。

关于情节:“中年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过于理想化?
回应:生活中的真实事例比戏里还要夸张
《爱我就别想太多》播出后,有观众认为“中年王子”和“青年灰姑娘”的爱情故事有些理想化。剧中,李洪海对夏可可一见倾心,然而这两位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年龄与身份差距,也难免受到周遭环境的刁难与阻挠,但最后两人依靠着彼此的坚持,仍然有了圆满的爱情,这种童话般的浪漫爱情故事,也让网友觉得距离生活有点遥远。不过,在陈建斌看来,现实生活中不仅存在真实事例,而且比戏里还要夸张。
对于李洪海和夏可可的爱情,陈建斌觉得,一定是因为两个人物身上有着类似的东西:“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李洪海很排斥被金钱和财富所裹挟的爱情,他想要一份纯粹的爱情,而夏可可身上恰恰有纯真的特质。虽然她生活在大都市,但没有被城市生活异化,她还是她本人,她对财富以及其他事物的看法和李洪海的观念一致。”
问:你觉得李洪海和夏可可之间是真爱吗?
陈建斌:我当然觉得李洪海和夏可可之间是真爱。因为是我演的这个人物,我肯定是这么认为的。
问:剧中的一些桥段是否太理想化了?
陈建斌:其实咱都不用看以前的事,就是稍关注一下现在的新闻,就会发现有很多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我们生活里发生这些爱情故事,他们之间不仅仅是财富,地位的巨大的差异,也有年龄差异,那些东西并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爱情。所以我认为,影视剧并没有对这种爱情观理想化,这种东西是在现实生活中是存在的,甚至比我们这个戏里的还要夸张,但它却是真实的。

问:在表演的时候,会不会把一些写实的意味融入其中?
陈建斌:我们拍的时候,当然不管是拍什么戏,比如说我们拍神话题材的戏,那你也得往写实了演,往写实了拍。
问:在你看来,当今社会,会不会让很多人在地位、财富这些东西面前丧失了寻找爱的能力?
陈建斌:这就是我们要拍这个戏的原因,其实我们这个电视剧讲的就是这个东西,它不应该是成为一种障碍,使人们丧失寻找爱的能力。人们在人类社会,生产出了这么多的物质财富,是为了让我们生活得更好,这才是我们积累了这么多物质财富的原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东西不应该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不管是爱情,友情,还是人和人之间的交往,这些东西应该使我们彼此更好的沟通,更好的交流,我觉得这才是对的。
问:《甄嬛传》里都是女人想尽办法来讨好你,但这部戏里,你要想办法去追女孩,体验有什么不同?
陈建斌:皇帝和有钱人的区别,其实还是很大的。李洪海他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有钱人,在有钱人里他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他还不能拿皇帝跟他比。我觉得李洪海追求这个女孩的过程,可能会有很多啼笑皆非、特别可笑的段落。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这个事是神圣的,这个事是让他自己觉得满足和感动的。就像我们看到别人在做一件事情,我们觉得这个事情没有什么价值,但对于正在做那件事情的人来说,这件事情非常有价值,那就可以了,就够了。

关于表演:不适合“大叔配萝莉”的忘年恋?
回应:各种类型的戏都应该勇敢尝试
在这部轻喜剧风格的《爱我就别想太多》之前,陈建斌演的多是比较严肃的题材,持重的角色,像《乔家大院》、《甄嬛传》、《三叉戟》等热播剧中的人物,和这次的李洪海就反差极大,剧中还有不少送零食、陪喝酒、大胆表白等中年追爱桥段。开播之后也有网友开玩笑“陈建斌你是被果郡王的恋爱脑附体了吗?”也有网友觉得他的外形不太适合“大叔配萝莉”的忘年恋剧情。对于这些质疑,陈建斌也坦言,同类型角色一直演会很乏味,会丧失激情和创造力。

在这部戏里,与陈建斌对手戏最多的是李一桐和潘粤明。李一桐是近年人气高涨的古装“小花”,陈建斌认可她的努力:“李一桐年龄不大,但拍过很多戏,非常有经验,而且非常敬业,拍戏时都是全力以赴。在这个意义上,她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而潘粤明饰演的莫衡,是李洪海的好友兼工作搭档,两人为该剧贡献了不少搞笑场面。俩人首次合作,但非常投缘,片场被称为“一条过兄弟”:“我们对戏,以及很多事情的认识都特别一致,所以我们合作得很默契,很多时候都是一条过,也会出现很多即兴、幽默的桥段。”
问:有网友说,这样的剧应该是你“有生之年不太可能会接”类型,您是怎么考虑的?
陈建斌:我觉得这个特别好,我觉得这个戏就应该选像我这样的演员,而不是一个让大家觉得很正常的那种搭配。因为那种的话,大家就会觉得这个故事顺理成章了。但我觉得像电影电视包括文学作品它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把那个你看似不可能变成可能,把你觉得完全不会成真的事,变成真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我甚至觉得我跟李一桐之间的差距,可能还不够大,如果再大一点,难度更大一点,这戏可能它就更有张力,会更有意思。
问:很多观众似乎不太适应您出演这类作品,你会怎么看?
陈建斌:如果你是一个职业演员的话,你会演很多戏,扮演很多不同类型的这种角色。我以前演过的戏里,也有那种就是对我的年龄外型颇有微词的那种,这个好像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觉得作为演员,还是要勇敢地挑战自己,也许会成功,也许会失败,但是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职业生涯的一部分。
我们不会因为有这样那样的评论,就会停止自己的创作。因为你不知道观众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应该去塑造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正好就塑造到他心窝里去。所以我认为一个演员,还是应该遵从自己的内心,他觉得他此时此刻,他想去尝试什么样的一个类型的角色,他想去演一个什么样的戏,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最重要的。
其实在我以往的作品里边,你们也能看到,我演过差距非常大的这种人物。从帝王到农民,我全部都演过。那就是我希望在我的职业生涯当中,尽我可能的力量,去尝试我可以够得着的角色。所以我总是希望能够开拓新的领域,去挑战新的角色。

问:剧中跟90后谈恋爱,你是怎么把握爱情和父爱之间的区别?
陈建斌:我觉得爱情和父爱,其实还是非常容易分开的吧。
问:有观众觉得你形象“爹味”比较重,和李一桐谈恋爱会有违和感,接拍这类剧的时候您有考虑身材管理吗?
陈建斌:身材管理,爹味是什么意思?就是我看上去很像爹是吗?当然了,我现在本来就是一个爹。其实我觉得在现实生活中,比我和李一桐之间的距离,可能更夸张的这种,有的是。我觉得这个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我们编造出来的。
问:年龄差比较大的话演情侣,常会被观众质疑,你接戏前有过心理建设吗?
陈建斌:我拍戏之前不会想这些问题的。因为你不知道这个戏,会拍成什么样子。有些戏我拍出来之后,我自己觉得特别好,可能收视率不高,有些戏收视率会出乎意料特别高。所以你不知道观众是怎么想的,你能做的事情,就是把你自己的这个戏演好。
问:这次您在剧中尝试喜剧风格,喜剧不好演,表演起来难度大吗?
陈建斌:其实在以往的作品当中我也都有注意,希望能够把这角色演得有幽默感。这次我塑造的这个李洪海,包括在这里头的表现,我认为是幽默的。我觉得是他身上的那个性格特质,和他所碰到的这个处境,产生的这个矛盾和这个戏剧冲突,使这个戏看起来有喜剧的成分。但从我个人角度出发,我觉得还是从现实主义的表演理念入手的,还是扎扎实实的从这个人物和剧情里来的,出来的效果也都是剧情使然,是人物性格使然。
喜剧确实不好演,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我觉得不管是喜剧、悲剧,任何一种戏,你想把它演好了,那都是非常难的,都是需要百分之百的抖擞精神才有可能演好的。

问:还有什么题材是您想要尝试的呢?
陈建斌:比如说我就没有拍过武侠剧,从来没有拍过,我觉得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去尝试自己导演或者自己演,类似于这样风格的戏。
问:现在大家都在谈论人到中年仍要“乘风破浪”“披荆斩棘”,你有中年追梦的欲望吗?
陈建斌:我觉得梦想应该是不分年龄的,不管是一个小孩子、年轻人,还是个中年人,还是个老年人,他都应该是有他的梦想的,也应该有追求梦想的权力和自由。我觉得只要你有这个勇气,什么时候去追求这个梦想都不晚。
问:这次和90后新生代女演员李一桐合作,有什么感受?对比之前曾合作过的孙俪、马伊俐、俞飞鸿等70后80后的女演员们,在表演方式和对演艺圈认知上,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陈建斌:2000年我刚开始拍电视剧的时候,我跟很多比我年龄大的女演员合作过,我们演夫妻,演情侣。渐渐的可能就变成了我跟我一样大的女演员演情侣,演夫妻。到现在变成了可能比我小的女演员演情侣,演夫妻,我觉得这个都是非常正常的一个过程。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的电影电视里边,大概都是这么一个流程,他总是需要不断地适应这个。因为演员在不断的变化,对我个人来说没有什么,非常正常。对于表演的理解,我认为任何时候,好的表演它就是好的,不管到什么时候,我觉得能够称为艺术品的、好的表演,都是被所有人认可的。
问:现在观众更喜欢看中年实力演员飙戏,中年演员好像迎来了好时代,你会怎么看?
陈建斌:我觉得不应该分什么时代,也不应该分什么中年演员,青年演员,老年演员,我觉得演员只分两种,一种是好演员,一种是不好的演员。我们都要努力地提高自己的技艺,然后变成好演员。所有的时代,对我们都是好时代。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