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马识途推出《夜谭续记》,106岁的他宣布“封笔”

2020年07月06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梁新慧

  “我年已一百零六岁,老且朽矣,弄笔生涯早该封笔了,因此,拟趁我的新著《夜谭续记》出版并书赠文友之机,特录出概述我生平的近作传统诗五首,未计工拙,随赠书附赠求正,并郑重告白:从此封笔。” 这个深情告白,来自著名作家马识途。作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出版的《夜谭十记》的续作,马识途的新作《夜谭续记》于近日出版。而马识途先生正式宣布“封笔”。

  马识途是重庆忠县人。1935年,他参加“一二·九”运动,从事中共地下党革命活动。著有长篇小说《清江壮歌》《夜谭十记》《巴蜀女杰》《魔窟十年》《沧桑十年》等,长篇纪实文学《在地下》,中篇小说《三战华园》《丹心》,短篇小说集《找红军》,《马识途讽刺小说集》等作品。出版《马识途文集》(12卷)。

  1983年,马识途先生创作的《夜谭十记》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因部分篇章被著名导演姜文改编为电影《让子弹飞》而广为人知。作为《夜谭十记》的续篇,《夜谭续记》为马识途先生创作的最新作品,成稿时104岁,今年出版时他已是106岁高龄。

  1982年,时任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韦君宜向马识途邀约创作,用文字记录其“亲历或见闻过许多奇人异事”,最后促成了《夜谭十记》的出版,1983年初版印了二十万册。27年后的2010年,《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一章,被改编成了传奇电影《让子弹飞》,而《夜谭十记》则广为人知。

  此前,韦君宜曾到成都。“她知道我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曾经以各种身份为职业掩护,和社会的三教九流多有接触,亲历或见闻过许多奇人异事。她说,《夜谭十记》出版后反映很好,你不如把你脑子里还存有的那些千奇百怪的故事拿出来,就用意大利著名作家薄伽丘的《十日谈》那样的格式,搞一个’夜谭文学系列’。”马识途说。

  然而,负担繁重行政工作的马识途,确实没有足够精力进行文学创作,于是也就被搁置起来。但他并未忘记自己的诺言与对文学创作的欲求,哪怕是肺癌的干扰,也并没有贻误他的创作。

  《夜谭续记》扉页上有这样一段话:“谨以此书献给曾首创’夜谭文学系列’并大力推出《夜谭十记》一书的韦君宜先生,以为纪念”。其实,《夜谭续记》又何尝不是马识途为自己的文学人生交上的答卷,人生百年,跨越山海,初心未改,老马识途。

  作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出版的《夜谭十记》的续作,《夜谭续记》仍援原例:四川人以四川话讲四川故事。内容为四川十来个科员公余之暇,相聚蜗居,饮茶闲谈,摆龙门阵,以消永夜。仍以四川人特有之方言土语,幽默诙谐之谈风,闲话四川之俚俗民风及千奇百怪之逸闻趣事。

  2020年6月,《夜谭续记》正式出版,马识途也写下一封深情的“封笔告白”:“我年已一百零六岁,老且朽矣,弄笔生涯早该封笔了,因此,拟趁我的新著《夜谭续记》出版并书赠文友之机,特录出概述我生平的近作传统诗五首,未计工拙,随赠书附赠求正,并郑重告白:从此封笔。”

  与此同时,马识途还附诗《自述》《自况》《自得》《自珍》《自惭》五首,表示从此不再书写新作。

(106岁的马识途先生签名)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