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专访|《局中人》导演刘誉:选张一山潘粤明是从演技来考虑

2020年07月09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吴净净

  张一山、潘粤明领衔主演的谍战剧《局中人》正在江苏卫视热播。剧中,张一山饰演的沈放潜伏之路步履维艰,在后续的剧情中沈放和哥哥沈林(潘粤明饰)的交锋也会愈加精彩。只是,这部备受期待的谍战剧,在开播以后却引发了观众的诸多质疑,比如剧情浮夸,演员表演用力等等,作为该剧的编剧兼导演,刘誉在接受猛犸新闻记者专访时,也对此进行了回应。

谈表演

“最好的角色演绎,是让别人忘掉演员本身”

  《局中人》里的主要线索是围绕张一山饰演的沈放和潘粤明饰演的沈林兄弟俩的“相爱相杀”展开,弟弟要面对哥哥的巨大考验,哥哥不断窥探弟弟,同时两兄弟还要面对家庭的困扰、爱情的考验以及同事的猜测。

  当时为何选了张一山潘粤明来演这两个角色?有网友质疑俩人不像兄弟像叔侄,刘誉解释,主要是从演技的方式来考虑的,而且还是从年龄感的方向来考虑,“在那个历史时期,我方隐蔽战线的英雄人物都是年轻人,没有年纪很大的人。”所以选择张一山作为主角来进入到《局中人》的创作之中,是符合历史当时的事实的。当然也有观众会习惯,更成熟更老练的演员来演绎谍战戏,在刘誉看来,这也是《局中人》跟别的谍战剧不一样的地方。“在那个历史时期,很多有强大信念的革命者,不是大叔不是四五十岁的人,他们都是年轻人,能够抛头颅洒热血,而且他们也做到了。”

  两位演员在剧中斗智斗勇,在打破迷局之后站在同一阵容下并肩作战的过程,也是充满快感。而在那个大的历史洪流之中,人重新选择定位自己的这个过程,有戏剧性更有看点,但对于演员来说,挑战则不小。“需要演员有极强的自控能力,我选的演员很不错,在剧中很好地表现出来自己受到了时代的压迫和胁迫,渴望更理想更光明的欲望没有泯灭。微表情控制上很到位。”刘誉也特别提到张一山,作为一个年轻演员,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的爆发力,历尽艰辛和质疑,还要找到自己的理想方向,坚定的潜伏下去,“这些都是靠着他强大的心理信念所构造起来的”。

  而作为编剧和导演,刘誉最主要就是帮助演员确立他们的心理信念,让演员自己的气息呼吸言语表情眼神去控制自己的表演,传递信息。“我认为好的演员,最好的就是演绎让别人忘掉演员本身,这样才是演员追求的一个更高的表演境界。张一山和潘粤明两个都是好演员,我觉得在剧中他们也努力地做到了这一点,这也是特别让我开心的一件事儿。”

谈争议

“有些设定,你得看完了才能明白”

  《局中人》在开播之前,观众的期待值特别高。但播出以来,有一些剧情也引发了争议,让不少观众失望。比如男主角张一山的演绎是人设问题还是用力过猛,再比如剧情浮夸问题,前几集密集的扔手雷片断,引起网友吐槽“一颗手雷几乎就将一层楼炸翻了,然而只隔着一扇木门的张一山只有脸上划伤,太扯了”。对于这些,导演也做了解释,“张一山扮演的沈放在前几集的表现,恰恰就说明了我们的敌后工作者,他不是神话的,他不是最强大的,他是需要成长的过程的。”他觉得,人物有可能在行动上或思维上有不够缜密的地方,但是他用他自己的个人能力和智慧去化解一个又一个的危机,“我觉得这才是我想追求的写作方向”。

  对于观众的质疑,刘誉表示,评判是自由的,有质疑是必须接受的事情,质疑也是良好的建议。只是,他希望大家耐心把剧看完再做评价,“有些剧情的设定是有前因后果的,你得看完了才能明白。如果看完整部剧的话,一些困惑就会有答案了,也会弥补一些遗憾或者是一些不足。”另外,他也提到,自己还写了这剧的同名小说,如果观众在故事上认为有瑕疵,或者是人物的表演有瑕疵的话,可以从小说里寻找答案,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补充。

  虽然剧情不能透露,但可以讲的是结局的反转是比较大的。“我希望结局出现的时候,观众得到最好的视觉、情感、剧情的享受,我也希望观众有良性和正面的反馈,这是创作者和观众良好互动的结果。”

谈创作

“我想用一种更写实的态度来对待创作”

  《局中人》的场景转换是十分多变的,既有监狱内外明暗交织的镜头体现,也有内部的光影叠嶂,还有紧张激烈的巷战。该剧运镜和画面质感让人印象深刻,沈放第一次亮相就运用了在巷口间辗转的炫酷长镜头,这个镜头从沈放一角的俯拍镜头开始,逐渐拉低,到射杀敌人,给人一气呵成的感觉。在置景和道具上,从办公大楼到喜乐门歌舞厅,都极具年代质感。而这些和制作团队的精心打磨是分不开的,刘誉介绍,他们查阅了大量年代资料,包括人物、背景、制服、建筑资料、地图等,“我们掌握的还是比较全面的,在大量的资料的基础上,我们进行一些视觉化的重新构造,还原那个历史时期的样子,从细节发饰配饰到一个纽扣耳环项链,我们都反复琢磨是不是符合那个年代。在场景还原上,我们不但要追求当时历史时期的特点,还希望在场景还原上能够有影像风格”。

  环境服务于角色,《局中人》在打光和镜头处理上,都更好地配合和烘托了剧情气氛。监狱中的大光圈逆光,办公大楼中的窗影层叠,整体光线的深色调其实都是别具匠心的。导演刘誉说:“沈林所在的单位,调子做得更暗,墙更黑,沈放所在的单位,有热血青年的活力,相对来说明亮一点,但是人际关系又是很复杂。这两种调子,也体现了角色不同的性格特点。沈放更外放,更张扬,沈林更压抑,更抑郁,色调也是有考虑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整个场景造型的设定其实和人物的气质情绪我们都有考量。这部剧在人物造型和场景造型上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力图能够有更好的再现”。

  作为这部谍战剧的编剧和导演,刘誉在谍战剧创作上秉承的理念,就是希望写出精彩的人物,而且要写出人物的情感内核,“我也希望写出的作品,符合现实主义创作的规律,而不是一味的神话和夸张,我想用一种更写实的态度来对待创作”。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