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专访|“人间清醒”宁静:我还是有“被利用”的价值!

2020年09月03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吴净净

《乘风破浪的姐姐》即将迎来“大结局”,谁能成团似乎已不是最重要的事,这三个月里,这些有故事的姐姐们已贡献了太多精彩瞬间,也用人生经验总结了不少“金句”。坦诚展示的另一面也改变了不少人对她们的固有印象,宁静就是其中一位。看上去不太好惹的她,如今是姐姐们最信赖最想合作的队长。估计她自己也没料到,竟然也有了妈妈粉——她的粉丝拉横幅表白“妈妈爱你”还上了昨天(2号)的热搜。当然,虽然表面害羞,估计心里也在小窃喜,因为在接受猛犸新闻采访时,她坦承所谓“真香”定律其实也是跟性格有关,“大概我就是这种人吧,特别不直接”,而敢说这话,其实也是相当坦率直接了,聊天中可以看出,她通透清醒,拒绝美化,不负“人间清醒”的称号。

关于成团
“不忘初心,我就是奔C位来的”
之前,节目组曾问过宁静“你参加节目的初心是什么?”宁静回答:“我一直想做一个特别牛的人!”从她从艺以来的成绩表来看,她的确是做到了。作为演员,她拿过金鸡奖和百花奖的最佳女主角奖,也拥有《阳光灿烂的日子》、《大秦帝国》、《红河谷》、《孝庄秘史》等众多口碑颇好的代表作。作为综艺人,她的个人魅力也相当引人瞩目,她的性格包括输出的金句,让她成为名符其实的“流量担当”,她曾说过,即便是不爱的事情,但这个工作既然做了就要把它做到最好。所以,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之前,她也是冲着C位来的,对于这一点,她从不掩饰“我从来都不忘初心,我就是奔C位来的!”

问:你一开始说奔着C位而来,现在这种想法有变化吗?
宁静:我从来都不忘初心,我就是奔C位来的,只不过跳着跳着就觉得,节目本身好看(最重要),所以有时候我就会把C位让出来。
问:你喜欢当队长还是当队员,为什么?
宁静:我喜欢当队长,因为这C位嘛,队长就是C位,但是有点儿累。
问:感觉你们排练特别累,压力大的时候,你一般用什么方法为自己解压?
宁静:可能就会说一些不太文明的话发泄一下。
问:你之前在节目中说感受到了女团的力量,那是什么的力量,让你愿意这么拼?
宁静:站在舞台上有一种特别强大的气场,就是你一个人是做不到的。现在参加了女团才知道,原来你动起来是什么感觉,我从来没有在一个舞台上面,会被摄影师抓到好多还能用的照片,我发现原来这个形象管理、肢体管理有那么重要,这个女团给我带来了很多气质上的变化,特别特别地开心。
问:在面对高难度的舞蹈动作时,你是如何说服自己去完成的?
宁静:就是不想被淘汰,一颗心就是不想被淘汰,因为淘汰太难看了,所以就跟这个节目拼了。到后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弄的,但是每一次都筋疲力尽的,我觉得和思想上面比,身体上的累是可以接受的。
问:如果成团的话,会不会想要在这个领域继续扩展,事业发展重心偏歌手一些吗?
宁静:还是有可能的,因为很好玩,真的很好玩,就是练习起来有点难度,有点不容易。我从来不知道,跟一个团队合作有这么大的力量,虽然我也是干演员的,知道靠一个人肯定不行,还有对手包括整个团队都好,但是女团完全颠覆我过去的猜想。以前我就觉得女团必须要有C位,后来我发现其实不重要,关键是这一个团体出来以后,这个整齐划一的感觉,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女团)像部队一样,整齐才是好看的。
问:马上就要成团之夜了,你有给自己拉票吗?
宁静:我对拉票这个事情一直都是,我不强求,但现在我经常扯着嗓子也拉票……我对我的行为一直都还没有解释清楚,我现在也不敢拉票,但我心里面特别希望别人投我票,我这种人就是心里面特别想(但不说),就像我刚来的时候我说我特别想要跳舞,但是我不去,真香定律,大概我就是这种人吧,就是特别不直接。
问:万一没有c位出道,还会愿意尝试唱跳吗?
宁静:我要不成团的话我可以在别处成团。我不成团?我不成团肯定特别不开心,我不希望看到我不开心。

关于形象
“强势的形象?从头到尾被夸大”
之前很难想象,宁静这样一个酷girl也会有妈妈粉,会有粉丝把她当孩子一样看,她自己也说过不相信会有妈妈粉。结果,粉丝们就现场表白给她看,拉起横幅“静静,妈妈爱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结果听到这表白,宁静也招架不住了,有点不好意思,捂着嘴快速跑进车里。其实,这样可爱的互动也不是第一次,之前宁静在舞台上扎起哪吒发型,于是就有粉丝在机场给宁静送了一整套哪吒套装,爱玩的她还穿上给粉丝拍照……如果说以往宁静的形象是“女王”,那如今在粉丝眼中就多了一点小女孩的软萌可爱。这也是其他姐姐们说的,说她就是个“小女孩”。
是宁静变了吗?她不这样认为,只不过在以往的真人秀中,强势的形象被过份夸大而已,她心里当然不高兴,却也没有反对,“我觉得我还是蛮有被利用的价值的”!有人说,在“姐姐”的舞台上,宁静压制了自己原本个性,但实际上,敢做敢说,依然还是原来的样子。

问:粉丝发微博调侃你在节目中的造型撞脸了绿M豆,后面也接到了一些与此相关的工作,你如何看待网友的这些脑洞?
宁静:我觉得这个特别好,我才知道原来我长了个漫画脸,还有一些漫画人物跟我也挺像的,我还希望多跟他们沾一点光。
问:你那个出圈的哪吒发型(两个小啾啾),是自己想弄的,还是造型师给你设计的?
宁静:就是有点儿热,头发长了以后有点搞不定,就有静电嘛,一跳舞那个手一抬起来,它就飞起来了,搞得满脸都是,所以就给它捆起来了,一捆就有人说像哪吒,是一个巧合。
问:大家都说你是“滞销口红拯救者”,还上了热搜,这些口红色号都是你自己想尝试的吗?
宁静:我这个口红我以前就特别出位,我小的时候就爱涂这些奇奇怪怪的口红。
问:每次公演分组的时候,都有很多姐姐想和你合作,对此有什么看法?
宁静:我真的是没有想到,我以为有很多姐姐都不会愿意和我合作,她们可能会觉得,我的外表比较凶狠,但是后来大家愿意跟我合作,可能是觉得我其实还挺好玩的吧。我觉得现在大家都需要一种轻松的气氛,可能我以前给大家的印象是我比较严肃,我不笑的时候就像生气,但其实我并没有想什么,然后一接触下来就发现我蛮不着四六的,所以就挺有人气的,挺招人喜欢的。
问:节目开播前,有人会认为你很难与别人相处得十分融洽,但播出后发现不是这样的,你觉得是自己改变了,还是说以往较为强势的形象是被夸大了?
宁静:我知道被夸大,从头到尾都是被夸大的。但是我觉得为什么他们会要夸大我?是因为可能真的是没有别人可以剪了吧,我觉得我还是蛮有“被利用”的价值的,所以我从来没有反对过这种夸大,虽然看到别人说我不好我也不开心,但是我觉得,起码还是有人需要我站在前面,希望看到我,还是要有我这一类的人存在。
问:这几年参加了不少综艺,是粉丝理解的“为了体验不同的生活,行走不同的人生轨迹吗”?
宁静:其实我没有那么些个高大上的想法。人在生命的过程中,一直就是在寻寻觅觅当中,我并没有什么规划,我对我的未来、现在、过去都没有总结过,也不想规划,因为我就是一个尽兴的人,人生就应该是尽兴的,做规划很累。
问:好多姐姐说你像小女孩,你自己认为呢?
宁静:漂亮姐姐,plJJ,这个算吗?

关于改变
“如果有下次,我愿意付出更多”
这几年,宁静的影视剧作品数量很少,不过,这与中年危机无关,只是她的主动选择。48岁的她现在仍然很贪玩,仍在尝试各种新的东西,她很坦白“我不想一辈子演戏,观众看到你慢慢变老的这个感觉,是有点心痛吧”。这个年纪很难因为一档节目就改变了某种想法,就像她说的“女团经验不会给我演戏吸收什么,倒是我吸收的演戏的经验给女团带来一些新鲜的血液”。
话虽这样说,三个月的唱跳之路,观众还是看到了她们的变化,看到宁静从最初的傲娇旁观变成现在的热血拼命,曾经在“花少”中因为行程太累就黑脸的她,现在为了练习几乎是长驻长沙,推掉了很多工作全心投入,“很多钱没有去赚,因为这个节目真的是需要全身心的投入,是花了大量的时间”,这还不算,如果还有一次,她说“我愿意付出更多”!这其实就是改变吧!

问:很多人说宁静在节目里“真香”了,最先说不穿校服,结果小考的时候穿了;说不喜欢跳舞,却因为想多练会儿舞蹈让团队改了票;说绝对不哭,在面对有姐姐离开时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宁静:“真香”我也是才听说的,人还是要有感而发,不管是真人秀还是什么。我们都有会错意的时候,表达错的时候,但是人的基本的根是不变的,就像我说就是冲C位来的,我现在也没有改变这个想法,我不想遮遮掩掩的。
问:这次的眼泪是被自己感动还是被队友?
宁静:眼泪这个问题,到现在没搞清楚,反正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有的时候真的是按耐不住。不知道耶,这个不知道是怎么冒出来的这些眼泪。
问:这是你参加过的最辛苦最累的节目吗?对比“花少”呢?
宁静:和“花少”是不一样的,这个有排名,会弄一些演出,还有票数什么的,《花少》那个是可去可不去,这个不能可演可不演,就是必须得演,所以我不想说自己有压力,因为干我们这一行的,天天都有压力,我不想挂在嘴边。
问:参加“姐姐”有后悔过吗?如果给你重新选择的机会还会来吗?
宁静:如果要是知道整个过程的话我还是会选的,我下一次应该是有备而来,我愿意付出更多,因为这个节目给大家带来了很多很多,不能用言语一句两句说清楚的。
:你觉得你在这个舞台上,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宁静:这个舞台上最吓人的就是它不断的让你进化,让你升华,但是最有魅力的也是这个过程,让你痛的过程也让你成长,现在觉得六期有点短,再多几期好了,天呀,我说这个话真的也是太有胆量了,其实心里面是希望多在舞台上站一会儿,从来没有过这种愿望,这个舞台真的是很有魅力。但实际上你要我再来参加一次的话,我觉得可能要自己心里面先扒十层皮才敢来。
问:演员和女团成员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你更喜欢哪一种?为什么?
宁静:我没有更喜欢,因为演员是我的本职工作,女团是一个新的,对我来说是很新的形式,我也想尝试,谁让我那么贪玩呢?所以它们是不一样的。
问:这次女团经历,对您在演戏方面有哪些汲养?
宁静:女团经验不会给我演戏吸收什么,倒是我吸收的演戏的经验给女团带来一些新鲜的血液。有的时候有一些舞蹈呀,有一些感觉的东西还是需要一些人的思想去诠释。
问:来参加这个节目的都是30+的姐姐,你觉得这个年龄节点,是事业的瓶颈,还是一段新的开始?
宁静:瓶颈这个事情,可能跟30+还是80 没有关系,经常都会碰到比较为难的事情吧。不要因为自己30+还是50+,就对自己经常持否定的这种想法,这种态度是更不能有的。
问:之前也有女演员谈到,三十岁后的事业危机,你觉得“姐姐”的热播是否有助于扭转这种状况?
宁静:这个状况我没有很强烈呀,因为我一直都贪玩,我没有坐在一个地方等,我只是觉得我不想一辈子演戏,观众看到你慢慢变老的这个感觉,可能是有点心痛吧,自己有点心痛,所以我一直到处去玩,去看这个综艺行不行?那个真人秀行不行?我不觉得这个东西给我们带来什么。


|原创声明|本文系独家原创,未经猛犸新闻书面正式授权,谢绝任何媒体网站、客户端、微信公众号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必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支持原创,欢迎朋友圈转发。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