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模是“万能胶” 练脑练手更练心

来源: 2015年04月25日

谁在造“航母”?

一群梦想坚持者

还有个70多岁的老头

他们说

航模是“万能胶”练脑练手更练心

70多岁,早已是含饴弄孙的年龄,但陈文明割舍不下这份感情,他希望用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尤其是青少年对这项运动产生兴趣。

“航母”的出世,被侯伟和王云飞寄予厚望,“让不了解的人真正认识到航模运动的魅力,对普通人尤其是孩子们的逻辑思维、动手能力、心理抗压能力有极大的提升”。□东方今报记者王会杰李杨/文李杨/图

省航海模型队

老中青三代共同的“作品”

西三环和郑上路交叉口,河南航海健身园的一栋三层小楼里,记者见到了此次“航母”试水的几个主要设计者,其中,年龄最大的陈文明已经70多岁,被侯伟称为“老师的老师”。

操作间内,一张长约3米的工作台上凌乱地摆放着各种二极管、电容、电池、线路板等小元件,工作台一侧,这艘刚刚试水的航母正在接受后续的安装工作。另一侧,整齐地“停列”着6艘“驱逐舰”和一艘“潜艇”。

陈文明自1964年起就一直在省航海模型队。70多岁,早已是含饴弄孙的年龄,但陈文明割舍不下这份感情,他希望用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尤其是青少年对这项运动产生兴趣。几十年来,省社体中心历任领导对这项运动倾注心血,渐渐使河南航海模型运动的水平在全国处于“高地”,航母试水后,省社体中心提出了要将航母表演队打造成国内一流水平。

侯伟,57岁,已退休,曾是海模队的骨干成员,后到学校教书,现在在河南航海模型队做一些义务工作。他一年内曾到20多所学校向孩子们推介海模运动。

王云飞,省航海模型运动队队长;王郑,省航海模型运动队高级教练员。

除了两位“老人”以及王云飞、王郑,此次航母设计制作还有黄建辉、张超等航模爱好者和志愿者的积极参与。

试水成功的背后,是河南航海模型运动队的团队支撑和众多关心航海模型运动的志愿者。“没有团队的力量,没有志愿者的义务协助,我们可能连最基本的把模型搬进水里的步骤也完不成。”

王云飞所言不虚,这艘还没正式命名的航母模型共花费十几万元,总体净重超过500公斤,在设计、搬运和拼装方面,他们遇到不少难题。

想法已有几年

让更多人了解、关注、加入这项运动

打造“航母”战斗群,这个想法几年前就在王云飞、侯伟等人的脑海中萦绕。

“2011年,省社体中心就计划制作一个舰队,通过舰队的表演,吸引更多的青少年加入到航海模型运动中来。2013年,这个提议得到了总局航管中心的认可。那一年,辽宁舰正式服役,这一极具关注度的事件也为我们打造航母模型找到了契合点和参考”。王云飞表示,“随后,我们还要把航母和之前的驱逐舰组合成一个模型战斗群,打造一个国家级的航海模型表演队,通过不断的表演、比赛,使更多的人了解这项运动,壮大河南航海模型运动的规模和力量。”

之前,他们曾打造一艘类似的“航母”,只不过没这么大,模型上起降的也只是遥控直升机。“那个模型放到现在已经落伍了,不过为我们这次的制作打下了基础”。

侯伟更愿意把此次“航母”事件和几年前自己遇到的一件事联系起来。“有个学生结婚,在饭桌上我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他张口就说‘侯老师,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这话让我感到意外。没等我张口,他接着说‘当初我报了三次名,你都没要我,如果当初你招我进航模队,我现在的境界肯定不一样。”

航模是“万能胶”

体育、科技、教育三位一体

侯伟说,“要了解我们的海洋,了解我们的海军、国防,就从喜欢航模开始。航模不只是一项运动,更是融合了科技、体育、教育、心理等多学科知识的锻炼方式。不了解二极管、电路,不亲手制作航模零件,你体会不到航模运动的难度,也正因为这种带有攻关特色的难度设置,才更能体会成功之后的喜悦。航模是‘万能胶’,从体教融合的角度说,航模运动具备其他一些运动所没有的特殊意义。”

侯伟到学校讲课时发现,孩子们并不缺少对航模运动的兴趣,有的兴趣还很浓。“实验小学有个二年级的孩子,平时不听父母的话,难以管教。我到学校推广航模后,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自己动手,上网搜资料,遇到难题就找我帮忙,时间一长,家长发现孩子的性格好了,尤其是不怕吃苦,不怕失败了,做事情很有耐力。”

侯伟脸上挂着微笑,转瞬又变成了沉思:“喜欢的人很多,但坚持参与的人却寥寥。这有很多因素,一是航母毕竟是花钱的,有经济成本,一个帆船模型最便宜的也得一千多块钱。二是适合航模运动的场地并不多,对水面有要求。三是现在孩子的升学压力大,各种补习班已经挤得孩子没有玩的时间了。”

“航母”的出世,被侯伟和王云飞寄予厚望,“让不了解的人真正认识到航模运动的魅力,对人们尤其是孩子们的逻辑思维、动手能力、心理抗压能力有极大的提升作用”。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