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间的“小算盘”与“大生意”

2017年01月18日 T T

作为当今世界举足轻重的两个大国,中国与美国是世界秩序构建中不可或缺的两大支柱,中美关系的走向左右着世界秩序的格局,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将出现很多的不确定性。□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徐战方

“特朗普鸡”在中国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在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宣誓就职。一周后,中国将进入农历新年。

按照中国的传统历法,今年1月28日将进入鸡年。

把特朗普与鸡连在一起会是什么模样?日前,在太原市中心的步行区,有一只7米高的充气公鸡。它用自己的金冠子向过往的行人表示问候,它头上的黄色鬓角看上去非常像特朗普。

太原的这只大公鸡还用双手做出特朗普的两种独特的手势:伸出食指,彰显自己的主导地位;将手指弄成O形,根据职业哑剧艺术家的解释,这代表着所谓的完美主义。据了解,“特朗普鸡”是由来自美国西雅图的插画师和动画设计师凯西·拉蒂奥莱斯设计的。据介绍,他是受北京的房地产开发商委托做这一设计的,但是这位房地产开发商并没有打算模仿特朗普。拉蒂奥莱斯说,他的父母在投票日当天都投了特朗普的票,他们对这只充气大公鸡充满了热情。

目前,这只充气的特朗普公鸡已成为国内互联网购物门户网站上的热销货。有各种大小和设计图案的充气特朗普公鸡。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已开始了特朗普公鸡的销售。

除了“特朗普鸡”之外,还有另一种商品将近一年来在中国销售得很火——由青岛墙纸公司生产的印有特朗普肖像的卫生纸都远销海外。

一个“反全球化”的先锋,终究还是为“全球化”代言,反讽也冥冥中注定。

拿走中国人的饭碗?

关于特朗普“贸易战”的担忧,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些论调只是竞选说辞,当选后可能会迅速回到支持自由贸易的政策立场。

比如,特朗普曾威胁要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达45%的关税,但美国专家认为,特朗普真正当选总统后会缓和这一立场,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较小,因为贸易战也会将美国的经济拖入衰退,损害美国就业。美利坚大学研究美国政治的副教授乔丹·塔马说,美国两党都更加倾向于与中国发展强劲的贸易关系,不想与中国发生贸易战,贸易战会损害美国商界的利益并遭到美国商界的强烈反对。

另外,特朗普曾夸下海口,要让美国在他的治理下变得“更伟大”,重振制造业是他的一个重要抓手。那么美国人能不能拿走中国人的饭碗?

在人民日报看来:目前美国金融机构资本只有15%左右投资于企业融资,资本往低成本、高收益的地方走,这是基本规律,也是导致多年来美国无法重振传统制造业的主要问题。无论谁入主白宫,都改变不了。在今天的美国,已经无法找来愿意干蓝领活且有一定技能的年轻工人。无论是从生产体系还是从链条完整程度看,亚洲制造业在全球都居于领先地位。对于中国经济下一步转型发展而言,这也是巨大机遇所在。

为吸引外资,中国也要拿出更多的实际行动了。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不久前表示,包含20条举措的《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将在近期正式发布,中国将大幅度放宽制造业、服务业、采矿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其中,金融、电信、互联网等敏感行业的开放将在自贸区开展压力测试,进而推广至全国。另外,中国将对外资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这显然是一个好消息。

对中国态度大反转

一向大嘴的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老是拿中国说事,可以说是提及“中国”次数最多的竞选人,甚至口出狂言:“不能再允许中国强奸我们国家!”

“大嘴”就是“大嘴”,特朗普和中国的“外交小红”马云见面之后,竟脱口而出“LoveChina”(热爱中国)!这反转简直震惊世界!不过,简单梳理一下就不难发现,特朗普此前与希拉里辩论的时候提及贸易问题也曾大呼“中国很伟大,我爱中国,我和中国做生意,我们可以与中国好好相处”。

特朗普可不仅仅是“大嘴”,他很聪明,逢场作戏可是好手。

比如,马云上周与他见面时,向他介绍了中国的小企业发展趋势和消费新形态。马云说,现在中国正在从制造大国转向消费大国。中国有3亿中产阶层,未来会增加到5亿,中国将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和消费市场,这对美国中小企业和消费者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和现实的存在。马云不忘推销它的阿里巴巴,特朗普看到了巨大的中国市场和机会,就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并称赞马云是“非常非常伟大的企业家,是全球最好的企业家之一”。

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别忘了,特朗普是个商人。”冷战史和当代东亚史权威专家、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文安立日前接受国内某智库专访时反复强调特朗普的商人属性。他分析说,特朗普上台对中国并不一定都是负面的。作为一个没有什么政治经验的总统,特朗普相比于其他总统会更加“随性”。他认为,特朗普肯定清楚中国的重要性,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和中国达成一些协议,再进一步理顺两国的关系,给美国在经贸方面带来更多的利益。

亚太如何再平衡

除了商人的本性,在政治上,特朗普又想打什么算盘呢?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威胁日本和韩国,要求两国分担更多的安保费用,否则将撤出驻日韩美军,是不是为撤军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特朗普表示上任后会立即宣布放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又可能会重新考虑加入中国牵头的亚投行,这又是闹哪般?

由于竞选时的部分激烈言论,特朗普一度被认为有可能会颠覆美国二战以来在亚洲的安全架构和经济架构,包括抛弃奥巴马总统任期内最重要的战略——“亚洲再平衡”。不过,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入职总统后,可能会挑战一些“正统”的做法,但是不会动摇美国在亚洲战略的根基,特朗普的“亚洲再平衡”甚至有可能超过奥巴马政府的力度。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特聘教授贾文山在《论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走向及中国应对策略》的报告中表示,虽然难以预测特朗普政府未来针对“亚洲再平衡”可能出台的具体政策,但却可以推测特朗普继续对亚太地区实施再平衡战略的可能性进一步提高,也更加务实。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左希迎表示,特朗普政府将颠覆奥巴马政府以规则为基础的亚太安全网络,亚太安全秩序将重新回到权力政治时代。在对华政策上,特朗普及其团队试图换种玩法,政策调整已经是大势所趋。总体而言,特朗普政府时期中美关系挑战多于机遇,两国在台湾问题、朝鲜核问题、美俄关系和海上安全问题等领域的挑战可能超过当前政界的判断。对此,中国要灵活应对、坚定战略决心、保持战略沟通,同时,还要提高制造议题的能力。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