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与袁世凯蒋介石的恩怨情仇

2017年01月19日 T T

毫无疑问,年是中国民俗里最盛大、最深入人心的节庆了。尤其是早些年,一到腊八节,一碗黏稠美味的腊八粥端出来,那蒸腾的香气仿佛一下子就让日子开始浸染上了年的味道。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袁伟平

寺院腊八施粥原来是沾了佛祖的光

到了腊八,一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是少不了的。近些年来,我们常常能从报纸或网络上,看到各大寺院在这一天向民众免费发放腊八粥的消息。

其实,这事儿还真不算新闻。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也喝过千年古刹灵隐寺施的腊八粥,喝完之后还挥毫题诗:“高堂会食罗千夫,撞钟击鼓喧朝晡。”对这一习俗,南宋吴自牧在《梦粱录》中也有过记载:“八日,寺院谓之‘腊八’。大刹寺等俱设五味粥,名曰‘腊八粥’。”

寺院腊八施粥的传统,是源于佛教的一个说法。佛教认为,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趺坐四十八天,于十二月初八凌晨证无上大道,成为佛陀。因此,腊八也成为佛教一个盛大、隆重的纪念日。

不过,这个节日虽说与佛教有关,但实际历史则要久远得多。腊八节还有个别称叫腊日祭。从上古时期,就有岁终祭祀祖先和神灵的传统,关于这一点,《史记·补三皇本纪》就有记载:“炎帝神农氏以其初为田事,故为腊祭,以报天地。”

腊日的叫法也是在不断地变化的,夏代叫“嘉平”,商代叫“清祀”,到了周代叫“大腊”。而且,腊日在从前也不是固定在腊月初八这一天的。《说文》中有记载:冬至后三戌日腊祭百神。这说明以前腊日曾经是在冬至后的第三个戌日。戌日,是指用天干地支纪日法记录的一个日子。

后来佛教传入中国,为扩大影响就在本土化的过程中附会传统文化,把腊日与佛成道日相融合,到了南北朝时期,腊日就被固定在腊月初八这一天,并一直延续了下来。

人间过年太欢乐

神仙不想回天宫

一说起过年,我们不由自主就会想起“年兽”的故事。其实,根据相关资料,过新年的起源应该与虞舜有关。据说虞舜在接受尧禅位之后,就选了个日子祭拜天地,告祷神灵,从那以后人们就把这一天当做新年的第一天,延续到今天已经4000多年了。

这么长的时间,民间也演绎出了许多关于年的传说,“年兽”的故事只是其中之一,听说在河北邯郸民间,还流传着一个神仙聚会的版本。话说某朝某代,玉帝听灶王禀告说人间风雨成灾,就想派一位大神下去治理,最后弥勒主动揽下了这差事。弥勒肚大心善,来到人间后决定让人们过个痛快年,就规定了过年期间的各种规矩,要人们穿好吃好,不用干活,还要多备香箔纸锞,馒头肉食。人间果然欢欢乐乐,太平无事了。

后来鞭炮声惊动了玉帝,他又派财神下凡察看出了什么事。财神一到人间,看见到处都是“金银财宝”,心里一高兴就把回去的事给忘了;玉帝又派仓官下凡,仓官看到家家户户堆满了供品,也乐不思蜀了。

一连几个神仙下凡都没回天庭,眨眼到了正月十五,玉帝等不及了,就亲自到了人间,一看心里十分生气,便问弥勒:“我叫你掌管民间诸事,谁叫你净让人们吃好的,穿好的,不干活?”弥勒佛笑嘻嘻地说:“陛下要我管人间的吃穿住行,可并没有叫我让人们干活呀!”玉帝听了哑口无言,但这也不是长久之事呀,就定下一年只能有此一次,过了正月十五就要下地干活。所以从那以后,便有了一年过一次春节的惯例了。

“春节”这个词,其实是袁世凯起的

今天,我们说过年就是过春节,但在古时候过年则没有过春节一说,而是说过元旦节,不过彼元旦非今日之元旦。

《梦粱录》对此也有记载:“正月朔日,谓之元旦,俗呼为新年。”王安石的诗我们也耳熟能详:“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首《元日》描述了过年的热闹景象。所谓元日,也称元旦。

元旦与司马迁有一定关系。据史料记载,我国历代元旦的月日并不一致,一直到了汉武帝时期,司马迁立“太初历”,才重新将元旦定为正月初一,与夏代的历法一致,然后就一直沿用到了清朝。

“正月初一为春节”的叫法时间不是很长,它的诞生其实与袁世凯有关,但也差点因袁世凯而“夭折”。中华民国成立后,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宣布废除阴历,改用阳历,从此“元旦”变成了公历1月1日的节日名称。但是多年沿袭的习惯,新历和旧历计日的冲突,尤其是对传统节日带来的不便让民众颇多怨言。

袁世凯就任大总统后,为顺应民意,时任内务总长的朱启钤提请将阴历元旦定为春节,端午定为夏节,中秋定为秋节,冬至定为冬节。每到四节,民众休息,公务人员放假。袁世凯经过慎重考虑,批准阴历正月初一为春节,并定为全国性节日,从1914年开始执行。自此,“春节”就取代“元旦”成了过年的代名词,一直延续到今日,我们也早习惯了阳历年首为元旦、阴历正月初一为春节的并存格局。

不过,“春节”虽因袁世凯而兴,但也曾因为他而“躺枪”。一年后,袁世凯复辟帝制激起公愤,很多反袁人士以人推物,连“春节”也很无辜地遭到了抵制。甚至在他死了8年之后,孙中山还提出废除“春节”的建议,虽然不了了之,但很难说在他之后,蒋介石禁止过春节有没有这方面的影响。

蒋介石明文禁止过春节,老百姓不认账

1928年年底,在打败北洋政府后,为打破旧习俗旧文化,革新百姓精神,蒋介石亲自签发通告,提出从1929年1月1日起“废除旧历,禁过旧年”,严禁过春节,严禁诸如贴春联、燃爆竹、拜年等一切民俗活动。

在旧历年期间,商店必须正常营业,商人如果关门回家过年被查到要进行处罚;政府机关单位正常办公,学校团体也不得放假,如有违背者也要严厉制裁。1930年,国民政府还特意组织了一大批文坛政界名流,集中宣讲推行“国民历”的意义,并将之刊登于报纸上扩大影响。

只不过,名流的宣讲也没能让老百姓买账,国民政府的政令只是对政府机关、学校团体等公务单位起到了作用,对于民间却鞭长莫及,形成了“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的怪景象。据当年的《晨报》描述,北京在阳历元旦时,“除各公共机关门口结几块彩牌与停止办公几天外,社会上绝无什么表示为新年点缀的”,而到了春节,“群趋于行乐一途,燃放爆竹彻宵不绝,比之阳历新年实在热闹百倍”。

到了1931年,时局突变,国民政府再也无暇顾及“新历”“旧历”的那些事儿,蒋介石的这一纸禁令也就无疾而终了。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