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农场创始人回来了,呼叫老玩家用手机“种年货”

2020年01月06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东方今报 猛犸新闻记者 李莉

  那个曾经引领全民“偷菜”的人,如今真的种了一大片水果,让你“种”,请你吃。

  1月2日,天猫年货节上线“福年种福果”活动,用户在天猫农场“种”成水果,便可换得一箱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基地直供的鲜美水果。

  其中,柯城鸡尾柚,系“开心农场”创始人郜韶飞亲手种植。

  据说每个农村娃出身的“码农”,都有田园梦。11年前,大学毕业不久的郜韶飞,创办了风靡一时的“开心农场”;11年后,他牵手阿里巴巴,打造面向未来的“数字农场”。

  如今,郜韶飞的农场第一年挂果,25万斤椪柑和鸡尾柚,正赶上为鼠年春节送上“年货”大礼。今年,天猫年货节立下目标,要帮全国农民包销至少3亿斤水果。

  (开心农场创始人郜韶飞亲手种的鸡尾柚,等待玩家们来“采摘”。)

  从“全民偷菜”,到“和农民一起种水果”

  在80后的网络记忆里,曾经有一半的时光给了“偷菜”。

  2008年11月,一款叫“开心农场”的网页游戏突然袭来,伴随着轻社交式的互撩,短时间就博取了上亿粉丝,成为当时名副其实的国民级应用。

  开发者是一家名为“五分钟”的公司。2006年,从华东理工大学毕业的郜韶飞,揣着15万元资助基金和两个同学共同创业,从做网络书签到跑外包屡屡受挫,又碰上金融海啸,初创公司岌岌可危。

  此时,在大洋彼岸,facebook正掀起一场社交网络风潮。于是,三个年轻人决定,选择从资金小、规模不大的五分钟sns(社交网络服务)游戏做起。

  浇水种菜,偷菜撩人,中国网民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开心农场”上线三天,活跃用户就突破1万人。到2009年春节期间,日活跃用户已突破百万。

  “就像我们的名字一样,‘五分钟’就能让玩家得到快乐。”郜韶飞回忆。全社会纷纷加入偷菜的队伍,甚至衍生出一个专门帮忙偷菜的行业。

  最火爆时,“开心农场”的活跃用户超过了5亿。直到2012年,热度逐渐消退,郜韶飞退居幕后,开始做起了投资。

  十多年之后,当“农场”从电脑转移到手机,可以“种”出真水果同时又能助农的新游戏,让国民热情再次爆发。

  (现在手机“种”树,能免费收到真水果。)

  天猫农场“福年种福果”上线首日,就有2.2亿人次涌进淘宝APP参与“种”树。 “农场主”的主体,据说从当年的白领和学生,变成了手机玩得倍儿溜的爷爷奶奶。

  而“开心农场”的创办人,自己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在线下呼叫当年的“老玩家”:“现在不用偷了,来吧,我种好了,大家吃吧。”

  不过,天猫农场的果树随机抽取,种到鸡尾柚的网友算是撞上好运气。倒不是因为它是“偷菜祖师爷”所种,而是它现在产量还不高,自然就更珍稀。

  携手阿里做农业,种出“小时候的味道”

  2010年,当“偷菜”游戏仍如火如荼时,许多地方政府找到郜韶飞,要合作线下的“开心农场”。但他当时认为,自己是做互联网的,跟农业没半点关系。

  其实,在码农的内心深处,一直向往着“回归自然”。

  2016年,郜韶飞相中了一个有机肥项目。但卖肥料在大众面前很难有存在感,而且实在“太不性感”。

  盘了许久,郜韶飞下了决心:干脆自己下田种菜,让消费者先吃上有机肥种的放心菜,然后再推广有机肥。

  打定主意,先做水果。郜韶飞带着合伙人跑遍了全国的农业原产地,从山东的莱阳梨、济南桃,到新疆的阿克苏苹果,累计投入2个亿,建立了7000亩的线下农场。

  衢州是最后一个落脚处。在柯城区,郜韶飞承包了1250亩土地,种植当地著名的椪柑和鸡尾柚。

  此时,恰好赶上阿里巴巴“亩产一千美金计划”全面升级,在全国落地1000个数字农业基地,打造数字农业示范样本。

  (阿里数字农业基地,对农业产供销全链路进行数字化升级。)

  与阿里数字农业合作后,柑橘园里处处充满“黑科技”。在土壤里植入的探测器,可了解湿度和肥度,每一棵果树都植入了光学传感器。

  在“数字农场”里,手机成了新农具,果农通过屏幕便可掌控一切。历时三年,柑橘终于挂果;再过两年,产量可望达到500万斤。

  产量上得慢,是因为郜韶飞坚持只用有机肥,不施化肥、不洒农药。

  在外人看来,做农业见效慢。而在郜韶飞眼里,他的新“开心农场”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既赶上数字农业潮流,又拼命往回拽—— 回归自然,回归没有农药化肥的年代。

  那里有蚯蚓,有蜻蜓,那里种出的水果,是“小时候的味道”。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