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容女救助流浪狗十四年 如今收养400多只“毛孩子”

2020年04月27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宋迎迎肖萌/文图视频赵俊鸽/剪辑

  “这是我这张信用卡的账单,一万九千多。”在郑州二七区的一间廉租房里,郑州流浪动物救助站的负责人“初会”对记者说。

  二十多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这个美丽的东北姑娘毁了容,全身超过60%重度烧伤。在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绝望、孤寂与挣扎后,“初会”挺过来了,开始至今已经十四年的救助流浪狗工作。

  不过,随着救助的流浪狗越来越多,她和自己救助的四百多只“毛孩子”如今步履维艰……

  救助站救助流浪狗十四年 她给“毛孩子”起名排辈

  “宝宝,快跟妈妈玩啊。”4月26日上午,在焦作市的一个小村子里,“初会”穿着防护服,正在为流浪狗们打扫犬舍。阳光透过笼子洒在地上,犬舍里的七八条流浪狗摇着尾巴围上来,“初会”轻轻蹲下身子,握着小狗们抬起的爪子,就好像拉着自己的孩子。

  “不能抢不能抢,妈妈挨个抱你们。”尽管小狗们还在吠叫,但在她的话语下,好像都有了秩序。也难怪,收养流浪狗十八年,救助站开了也有十四年,对从街头、屠宰场拯救出的流浪狗而言,“初会”身上似乎没有生人带来的恐惧,而是充满着温暖与亲近。

  “初会”的朋友王女士告诉记者,流浪狗救助站原本在郑州市二七区。随着收养流浪狗的增多,成本等各种压力越来越大,这才搬到了焦作。“在郑州,‘毛孩子’只能窝在棚子里,场地租金还得三万多块。焦作一共有两个院子,地方大,‘毛孩子’也能见着太阳。”

  在“初会”口中,收养的流浪狗被叫做“毛孩子”。“我把它们当自己的孩子,还给它们都排了辈。有的根据救助时间起名,初一、十五……有的根据救助地点,在郑州的就是豆字辈,毛豆、黄豆……”“初会”笑着说。每当提到“毛孩子”,她的声音总会变得快一些,高一些,充满了爱恋。

  十四年来,救助、领养不断循环,“初会”告诉记者,经她手救助过的流浪狗总数有几万只,即使是现在,救助站里还收养着四百多条流浪狗。

  重度烧伤致残、丈夫转身而去 她在狗狗的陪伴下扛了过来

  虽然救助站搬到了焦作,不过“初会”的住处还在郑州。她说,自己目前租住的,是政府提供的公租房,“一个月租金几十块钱”。

  尽管不常回来,尽管是一处公租房,但对她而言,这里还是充满着“家”的意味。在这里,面对摘下口罩、不穿防护服的“初会”,尽管记者已经有所准备,但还是被她的伤残程度所震惊。

  20多年前,“初会”刚刚新婚不久,原本对未来充满憧憬,然而旅途中突如其来的车祸却改变了她的人生:全身超过60%的面积烧伤,面部毁容,没了鼻子和手指。一年后,老公也与她离了婚。

  正是青春美好的年纪,却接连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摧残。绝望与挣扎中,“初会”多次想过自杀。她说,是自己的宠物狗“佳佳”和猫咪“妮妮”陪着她捱了过来。

  “那时候,我天天闷在家里哭,我的猫看见我哭,就舔我的眼泪,爬上来用爪子摸我的脸,就好像爸爸妈妈一样安慰我。”就这样,在猫狗的陪伴下,“初会”从阴影中逐渐走出来。

  然而,在一次意外中,“佳佳”丢了。正是在疯狂寻找“佳佳”的过程中,“初会”慢慢地接触到了被人遗弃的狗狗,开始救助流浪狗的事业。

  救助流浪狗花光卖房款 刷爆信用卡支撑

  伤残加上开支巨大的养狗开销,“初会”和救助站经常难以为继,只能在媒体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中勉力支撑。

  在郑州,“初会”曾有一套房子拆迁,然而原本打算用于以后生活的补偿款被她填进了救助站。即使这样,随着收养的流浪狗增多,钱逐渐花光,还欠了不少外债。

  场地租金、狗舍、狗粮……“初会”说,为了维持救助站的运营,她会卖一些饰品和服装等,也有爱心人士捐款、捐物。但与救助流浪狗的庞大开销相比,仍然杯水车薪。

  “场地一年租金18000,买一次狗粮就得四千多块。前几天,我们刚刚救了二十多个’毛孩子’,在宠物医院治疗,还欠着人家治疗费。”她说。

  “不够的怎么办?”

  “只能先欠着,或者刷信用卡。你看我这张卡,要还19000多,只能先分期。”说这话时,“初会”明显有些不好意思。

  尽管苦撑着,但苦撑着终究不是长久办法。“初会”说,她现在很希望政府部门、爱心企业和公众能多方参与进来,探索一个长效的救助机制,支持民间流浪动物救助,帮助流浪动物重回人类家庭。

  “我个人不需要什么救助,希望大家能多关注这些被遗弃的‘毛孩子’,救助也好,领养也好,给它们一个温暖的家。因为如果我们不管,它们就真的没有家了。”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