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最后的贫困村丨从窑洞到电梯楼房,新乡“深度贫困村”脱贫记

2020年05月24日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T T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冯晓玉 萌友 李娟 姬海滨/文图

  务农重本,国之大纲。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也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

  卫辉市郭坡、韩窑、沙沟涧三村位于卫辉市与辉县市山区交界,是卫辉市仅剩的三个“深度贫困”村,由于干旱、土地贫瘠、区位偏僻、没有产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三个村子迟迟未得到发展。

  5月19日,记者来到三个山村,通过三代人住房、教育、吃水、经济收入等方面的变革,讲述了村子找对方向,挽起袖子,快速脱贫致富的步伐。

(三个村乡村振兴补短板工程鸟瞰图)

1980年:住窑洞喝旱井水,没想到能住上楼房

  5月9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郭坡新村,在新村广场,阳光透过树叶,照耀着大地,旁边传来轰轰的机器声,两座塔吊不停的转着,十多名工人站在两座六层红色小楼上忙碌,小楼已在封顶,在阳光下熠熠夺目。如果不是周边黄色的麦子,连绵不断的山包,会让人感觉是城市的某个社区。

  “那时候都是住窑洞,没想到老了老了,竟住上了电梯楼房。”在郭坡新村广场,韩窑村民韩锡成和几个村民聊天,说着过去。

(曾经村民居住的窑洞)

  打韩锡成记事儿起,他就住在窑洞,窑洞冬暖夏凉,住着很舒服,但有一点,有时候会塌土,十分危险。一直到现在,韩锡成还记得,小时候,他的一个伙伴,因为窑洞塌方,没跑出来,失去生命。

  让韩锡成感到满意的不仅是住房,还有吃水。韩窑是丘陵地区,十分干旱,水在这尤为主贵。那时候全村没有一口井,全村吃水,全靠旱井。

  “每年雨季,水库放水或下雨,家家户户将水存到旱井里,供一到两年吃喝。”韩锡成说,旱井里水不太干净,时常进去小虫子,有时候喝水,要过滤一下,将虫子滤出来。

  “你看这小麦很黄,不是因为它熟了,而是旱的,山下的小麦,还是青的。”韩锡成说,因为缺水,位于丘陵地区,几个村子土地都十分贫瘠,种地全靠天收,雨水少时,绝收是家常便饭。

  在韩锡成印象里,那时候的老人晒太阳,喜欢低着头,不是因为怕太阳晒,而是因为太饿了,没有力气。“以前高粱,黄面弄成得糊糊,能吃饱就很不错了。和以前比起来,现在真的是享福。”

2000年:住平房喝井水,吃穿不愁想娶媳妇

  郭保成是郭坡村人,1998年被当选为郭坡村村长,也就在这一年,郭坡村终于摆脱吃水靠水库泄洪,靠天下雨的情况,有了村里第一口水井。

  “水井300多米,浅了根本没水,光打井打了几个月。”郭保成说,之后村民吃水方便卫生很多,每次去水井那儿,用车拉一大罐子,存在家里的水窖里,吃一月半月,吃完再拉。

  不仅是吃水,同时改变的,还有住房。韩窑村整体从窑洞中搬迁出来,住进砖土房。

(村里人居住的平房)

  “春雨贵如油”,因为种地全靠天收,一部分青年开始放弃土地,外出打工,补贴家用。但即便如此,郭坡几个村还是很穷。

  “那时候有个段子,周围几个镇都知道:‘梁山有108将,郭坡有108光棍汉’。村里35岁以上的大龄男青年,找不到媳妇,1000多人的村庄,大喇叭成年不响。”郭保成说,太穷了,没有人将闺女嫁进这个穷窝窝。

  让郭保成一直挂心的另一件事儿是,村里没有幼儿园、小学,村里的教学点撤销后,孩子们不得不跑到距离郭坡五六里的东陈昭村上学,或去隔壁辉县市六里外的张村上学。

  “孩子们小学住校的话,年纪太小,不住校的话,家里必须有人,一天来回四趟接送,特别麻烦。”郭保成说,教育是国之大本,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郭金梁是郭坡村人,在贫困认定时,他被认定为:因缺技术致贫。村里最不缺劳动力,村里最缺的是能带领全村致富的产业项目。

  后经人介绍,郭金梁去了辉县一家耐火砖厂上班,一个月有3000多收入。他的妻子也在村里帮助下,成为一名信息员,能顾着家里,每个月还有1000多收入,家庭情况大为改观。

2020年:住电梯楼喝自来水,学校、诊室、养老院一应俱全

  沙沟涧村在小山包上,地势高低不平,房子错杂凌乱;韩窑村在十里河旁边,每遇到大雨水时,晚上不敢睡觉,怕水淹上来,十分危险;相比下来,郭坡地理位置好,土地比较平整。

  考虑到韩窑、沙沟涧两村破房、危房较多,危房改造难度大,代价高,效果还不好,2014年,三村、乡镇一咬牙,计划三村合一,建设郭坡新村,三村524户1788口整体搬迁。但最后因资金问题搁置。

(正在建设的楼房)

  2017年,随着国家扶贫力度加大,该计划被重拾。郭坡新村计划建设28栋六层小楼,目前10栋已建设好,住进村民,其中,韩窑村200多名村民已全部实现搬迁;现在正在建的有12栋,今年过年前,要全部完工,村民们都搬进去。

  “我们家住的老房子,我结婚时没建新房,心里有个遗憾,现在感觉圆满了。”郭坡村35岁村民郭晓茹说,新楼房干净明亮,住着特别舒服。

  不仅是住房,还有吃水,2018年,村里又打了一口500多米深水井,将水直接接到小楼,彻底解决了村民们的吃水问题。

(新村幼儿园)

  新村配套设施幼儿园、小学、养老院等一应俱全,现在郭晓茹家两个孩子都在辉县市裴寨上学,每周回一次家,以后新社区配套的小学建好了,孩子就不用跑那么远了。

  新乡市第一人民医院在郭坡扶贫,他们发挥自身优势,为郭坡建立了标准的诊室,村民有个头疼脑热,都能在此解决问题。

  为了让村民们“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村长郭保成招商引资,引进卫辉市宝达食品有限公司,生产酸辣粉,为附近200多名村民提供工作岗位。

  郭晓茹就是其中一名。“计件算钱,一个月差不多能挣3000多。”郭晓茹说,在家门口,又能照顾家又能挣钱,特别满意。

  太公镇副镇长任福全主要负责郭坡脱贫攻坚,据他介绍,韩窑、郭坡、沙沟涧旧村拆除复垦,已装上滴灌,种植花椒树,并间作套种辣椒,为酸辣粉项目提供生产原料。郭坡新村计划建设养牛棚3座,配套建设青贮池和沉淀池,鼓励贫困户发展养殖业,加快增收步伐。

(已装上滴灌的花椒树)

(酸辣粉生产车间)

  “计划2020年10月左右,三村524户1788口人将全部完成搬迁,脱贫致富!”

  在脱贫攻坚中,卫辉市市委书记梁常运指出,各部门在实际工作中要克服困难、找准症结,发挥好村级基础优势,谋划实施好产业项目,大力发展村集体经济,带动贫困户“参与其中、全程受益”。同时,要紧扣脱贫攻坚工作,解放思想、善用巧劲,增强村集体“飞地造血”能力。要抓好农村“三变”改革,积极引进社会资本,放大乡村脱贫攻坚带动效应,确保群众早受益、多受益。


打开东方今报微信报阅读每天报纸